[雙鬼]If everyone cared - 2


我的天看来我真的要填坑了是吗。








「地点?」


「光央路穗德大楼前。」


「知道了。」


「抱歉啊都要出去支援了还麻烦你。」


「应该的。」



炙热的阳光与汗水交叠,贴著脸闪烁著折射,一点一滴的累积,最终匯集,然后大步的迈向自己的未来。


汲汲营营的影子跟随自己的脚步,你不禁想起哲学博士论文所探讨的议题——為什麼光与影永远都是相对而立?


光為了见到影,绕过一栋又一栋高耸的大楼,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大街,甚至被街上的路人半路拦截,可最终还是见不上一面,说不上一句话,更残忍的是,他们能并存,可消去了影,彷彿失去了生机,万物都不再需要生命。


而只剩影的世界,一片漆黑,又能好吗?


如同善与恶一般,扼杀了所有的恶,善再也一文不值,那如只存在恶呢?世上还有什麼值得活下去的?


天乾物燥的热源在体内流动,让平日裡没有鬆弛眉毛的他又皱得更紧,四周嘰嘰喳喳的话语有效降低了所剩不多的耐心。


救护车上刺眼如针的红光一下一下刺激他的眼膜,路边的民眾三三两两,活像以祭坛為中心围绕的人民,以為用纯洁少女的性命就能换来滋润大地的雨水,愚蠢而无知。


可被乾旱折腾的人们渴望雨水的模样深深烙印在少女的瞳孔,所以她付出了性命,真心的祈祷,从伤口奔腾而出的生命象徵沿著祭台爬行,或许是这样丑陋不堪的匍匐却真心诚意的祈求,上苍怜悯,施捨了大地缺憾已久的滋润——


「一般民眾请离开现场,别扰人办事。」


「啊,吴医生是吗?」


「嗯。」


「全身挫伤,肋骨多处骨折,可能插进了肺叶,左手臂粉碎性骨折,似乎是殴打造成颅内出血......」


「怕是会造成休克.....」


吴医生皱眉在触诊,医护人员在一旁尽责的喋喋不休,他们无能為力,只能依靠专业人才,可又不能什麼话都不说,活脱像个看见希望就把所有寄託放在希望身上的人——



一滴雨水打在少女的额上,随之而来的滂沱大雨唤起人们放声痛哭的喜悦,像是泪水洗过颊边一般,人们舞蹈,歌唱,享受著雨滴打在身上的疼痛,人民真心的笑容让少女為之动容。


啊,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那个女人猛地拽住他的袖子,不管医护人员怎麼弄她都不肯放开,命悬一线时的保护机制,彷彿吴医生此时就是那根稻草。


「没事,让她抓著吧。」


他与女人的视线平齐,毫不意外的看见了慌张,茫然和恐惧,可当认真看向她的双眼时,吴医生发现,那女人的眼神裡透露著一股很熟悉的情感,那是只有杀过人,手染鲜血才会有的——


「医生,你能......帮我和刚刚......那个男人......说声......谢谢吗?」


女人不断咳血,身体不断警示她要及早接受治疗,但她依旧固执的不愿撒手,像是她放手了,世界也会随之一併离去。


吴医生没有回应,她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刚刚.....替我..... 阻止了......那个男人......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


「好,我会的。」


不知道是何种默契,双眼对上的瞬间他就能知晓,她的请求,精準点说,是渴求。


她在渴求著什麼?


「谢......」


那个女人像是心满意足鬆开了手,话被掐在嘴裡,昏厥在吴医生的怀裡。


「带去医院治疗吧。」


「好的,吴医生上车吧?」


「不了,这程度你们能解决。」


「啊?」


「对了,刚刚那个男人有留下联络方式吗?」


「啊有的有的,还说医疗费他全部负责。」


「名字?」


——就像是终於完成了愿望,少女心满意足的闭上了双眼,任凭雨水带走自己的意识。


「他叫李轩,姓氏李,轩辕的轩。」










▄︻̷̿┻̿═━一TBC一━═┻̿︻̷̿▄

 
评论(4)
热度(11)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