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鬼]我還在想標題4



車裡的空調正奮力消耗冷媒讓空間處於涼快舒適狀態,與車外的世界顛倒,彷彿置身天堂的你正眺望著人們是如何身處地獄。

而處在煉獄的人們,在烈日的折騰下,所謂的情感隨著汗水一同蒸發,絲毫不剩,最終只餘無情無義。

人性的相互試探,最後還能剩下什麼?

「呃,吳醫師?」

地面的熱氣蒸騰,彎彎繞繞的氣流從平地慢慢往上攀爬,像是渴望踏往天堂的人們,爭先恐後的伸出手試圖觸摸到那一條界線,卻在最後的瞬間,被現實抹去了蹤影。 


見證了它極其短暫的一生,他的視線從窗外移回車內,對上那個年輕人的視線。

太過稚嫩的眼神,還有尚未磨光的純真無邪,在為人性險惡做出妥協前,曾經那樣的無知,不諳世事,對你口中...

[雙鬼]我還在想標題3



沒有空調的機體內算不上舒服,尤其是一群體溫高的男人擠在一團的時候。

引擎運轉的聲音很煩人,連帶著摩擦分子產生的靜與動摩擦力在空氣中震動。

心生煩躁。

可不想讓人承認的是,李軒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或許是無常的人生讓他試著去包容這世上所有的缺憾,即便是朋友間激烈的大吵大鬧,也會在李軒的調解下恢復如初,與死亡相比,又有什麼是比得上的?

他一直都是團體中的和事佬,總是笑笑的,凌厲的眼神和肅殺的氣氛都讓彎彎的嘴角和眼角柔和的不見蹤影,讓人不得不承認,這樣的男人很有魅力,很吸引人。

「這次是什麼?」

「在韓非法交易,槍械齊全,是個大毒梟,家財萬貫,佳麗三千,播種全天下。」

「看來你的夢想在介紹完之後還離實現有段距離。」

「...

[雙鬼]我還在想標題2


我的天看來我真的要填坑了是嗎。

「地點?」

「光央路穗德大樓前。」

「知道了。」

「抱歉啊都要出去支援了還麻煩你。」

「應該的。」

炙熱的陽光與汗水交疊,貼著臉閃爍著折射,一點一滴的累積,最終匯集,然後大步的邁向自己的未來。

汲汲營營的影子跟隨自己的腳步,你不禁想起哲學博士論文所探討的議題——為什麼光與影永遠都是相對而立?

光為了見到影,繞過一棟又一棟高聳的大樓,穿過一條又一條的大街,甚至被街上的路人半路攔截,可最終還是見不上一面,說不上一句話,更殘忍的是,他們能並存,可消去了影,彷彿失去了生機,萬物都不再需要生命。

而只剩影的世界,一片漆黑,又能好嗎?

如同善與惡一般,扼殺了所有的惡,善再也一文不值,那如只存在...

[雙鬼]我還在想標題

啊之前寫的戰爭梗我又有靈感了。

受不了手癢趕快寫下來不然我可能又會忘光(是多老

大概類似序章吧,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繼續更新下去

好啦不多說了,來吧↓

耳裡的音樂隔絕了世界,你活著,卻又毫無實感。

歌曲被播放的你近乎麻木地聽著,你只知道有聲音,在播什麼?似乎也不是你關注的重點。

而叨叨念念的歌詞,反反覆覆的旋律,交和重疊之下,竟有幾分悲傷。

樹上煩人的蟬鳴,枝頭嬉鬧的鳥兒,街邊一成不變的人們,沸騰的柏油路燃燒著汽車的輪胎,直到生命被磨損,被折騰的不成原樣。

商業大樓林立,矮小的平房顯得幾分可笑,可當豔陽高照,烈日當空,高大建築的影子毫無保留的替渺小的人們遮擋下灼人的熱氣。

肺部順著生理需求正奮力的進行呼吸作用,幾滴...

【2018李軒生賀/雙鬼】04H

每年压死线,无一例外。

祝轩哥生日快乐23333

也祝全天下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好了不多说了看文吧看文ヾ(*´∀`*)ノ

多幸福啊又到了可以尽情吃粮的时候#(划掉)

所以是李轩妈妈生日快乐!!!(这也划掉)

天气灰灰濛濛的,有些阴沉,还闷得让人发慌,你这麼觉得,可抬头看著天空时,上方却又是艳阳高照。

或许是地面静静躺著许多碎裂的武器,上头折射的光线刺的眼睛生疼,让你產生了错觉。

你环视四周,依地形来看,你正身处於一座环形峡谷,裡头称得上高耸的石堆由零零散散的碎石堆砌而成,像是吴哥窟那般整齐有致的建筑,却又不相似的随意堆叠而成,彷若復活岛的巨石像般矗立在大地上,中央还有像是...

愛雙鬼一輩子❤️❤️❤️❤️❤️

恩愛到永遠❤️❤️❤️❤️


「初次見面,我很想你。」

【双鬼虐狗的07H】How much you wanna risk?

好的在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下我還是趕完了。

我自己都看不懂我在寫什麼(悲痛

大概就是個想一起又害怕失去的心情(???

短小精悍(並沒有

來吧!!!!

他和你一起坐在床铺上,空调运作的声音在静謐的空间相当明显。

你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著手掌上的纹路,从手腕开始往上发散延伸,爬满你想握住他的手掌心。

他也没有说话,而因為你看不见他在做什麼,无声无息,无从猜测。

想说点什麼打破这阵寂静,好几次张了嘴,还是什麼都没说的闭上。 

或者又说,你不敢开口。

你总是说自己无所畏惧,这种时刻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在自己的世界不断遐想,然后当个谁都不知道的胆小鬼。

明明不是希望这样的。

你想和平常一样的开口,和他聊著平日习以為常的...

【06H/双鬼】怕是怕,这幸福没来由

好的我來接棒啦啦啦啦各位!!

我是24H企劃的06H,接下來還是辛苦各位啦owo

在這邊先感謝企劃君 @人鬼情未了 真是辛苦啦!

在這美好的一天裡,讓我們用文章淡淡的慶生吧

才不會說這是翻糧好時機。

快吃我久違的更新!!!


來吧!


——说好的,要拿着这只账号闯进联盟,成为职业电竞选手。

——但那个人却离开了。

一阵绞痛逼得他睁开眼,一如往常的天花板惨白的毫无趣味,还有些摇摇欲坠的壁纸晃呀晃的,半梦半醒间看向时钟,时针指向凌晨三点。

额角被疼痛逼的直冒冷汗,十月的天气不算太冷,还在适温范围,他却只觉得浑身发冷。

知道该去吃颗药让自己缓缓,...

孩子們,學學他,這才叫措手不及(之一)



大家好,依舊的也是有病系列(很敢講

好啦廢話不要太多,讓我們看看正文

↓↓↓↓↓↓↓↓↓↓↓↓↓↓

這時的兩人正在電腦前打的難分難捨,他們操作著雙鬼正在打副本,簡而言之,就是在虐菜。

虐菜對他們來說是有那麼一點無聊啦,只好說說話聊聊天消遣一下。

「欸阿策。」

「嗯?」

「你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啊?」

「怎麼了?」

「就看你平常好像都只玩榮耀,沒看你做點別的事,好奇嘛。」

「是這樣嗎?」

「是啊,你自己想想看,早上起來刷牙洗臉吃早餐,三句話也一句不離榮耀。」

「早上到中午的訓練也是,中間大家都認真的沒有說什麼話,只有團隊或是在看指導的時候才有說話。」

「下午的復盤大家看著大螢幕,手上的筆記和電腦也很認真。」

「晚上,累都累...

論怎麼換到很多零錢

大家好我又來發病了。(滾

李軒手拿著錢包像是貓咪在挖貓砂盆一樣拼命翻找,一旁的吳羽策看著他神情平靜。

「欸欸欸阿策你有沒有零錢啊?奇怪錢包那麼重為什麼什麼零錢都沒有?」

「沒有,你要幹嘛?」

「我想投自動販賣機的飲料,那邊那個。」

吳羽策順著李軒的手往前看,前面沒幾公尺果然有一台販賣機,架上的都有,只要有錢什麼都不是問題。

「你想喝六個核桃嗎?」

「投給你提神醒腦嗎?行啊我馬上幫你投!」

「我覺得你應該先想辦法換零錢,不然手中那張一百塞進去他是不會理你的。」

「嘖,哪裡可以換零錢啊?」

「那裡不是一間嗎?看起來可以換很多。」

吳羽策示意圖:給老子往後看。

「哪裡哪裡我瞧瞧!」

於是李軒興高采烈往後一看,他覺得整個人都不...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