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沒有截到九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子們,學學他,這才叫措手不及(之一)



大家好,依舊的也是有病系列(很敢講

好啦廢話不要太多,讓我們看看正文

↓↓↓↓↓↓↓↓↓↓↓↓↓↓

這時的兩人正在電腦前打的難分難捨,他們操作著雙鬼正在打副本,簡而言之,就是在虐菜。

虐菜對他們來說是有那麼一點無聊啦,只好說說話聊聊天消遣一下。

「欸阿策。」

「嗯?」

「你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啊?」

「怎麼了?」

「就看你平常好像都只玩榮耀,沒看你做點別的事,好奇嘛。」

「是這樣嗎?」

「是啊,你自己想想看,早上起來刷牙洗臉吃早餐,三句話也一句不離榮耀。」

「早上到中午的訓練也是,中間大家都認真的沒有說什麼話,只有團隊或是在看指導的時候才有說話。」

「下午的復盤大家看著大螢幕,手上的筆記和電腦也很認真。」

「晚上,累都累...

論怎麼換到很多零錢

大家好我又來發病了。(滾

李軒手拿著錢包像是貓咪在挖貓砂盆一樣拼命翻找,一旁的吳羽策看著他神情平靜。

「欸欸欸阿策你有沒有零錢啊?奇怪錢包那麼重為什麼什麼零錢都沒有?」

「沒有,你要幹嘛?」

「我想投自動販賣機的飲料,那邊那個。」

吳羽策順著李軒的手往前看,前面沒幾公尺果然有一台販賣機,架上的都有,只要有錢什麼都不是問題。

「你想喝六個核桃嗎?」

「投給你提神醒腦嗎?行啊我馬上幫你投!」

「我覺得你應該先想辦法換零錢,不然手中那張一百塞進去他是不會理你的。」

「嘖,哪裡可以換零錢啊?」

「那裡不是一間嗎?看起來可以換很多。」

吳羽策示意圖:給老子往後看。

「哪裡哪裡我瞧瞧!」

於是李軒興高采烈往後一看,他覺得整個人都不...

If today was your last day

*是的這是篇雙鬼。

*我想寫戰爭好久了可惡。

*只是篇段子,嗯更像大綱(幹

*不管我不管不要催我(你還好嗎

*軍隊將領軒x戰地醫生策

他緩緩睜開眼睛,一時間找不到焦點而一片模糊,想揉揉眼睛卻發現自己沒有半點力氣,連抬個手都做不到。

「不要動,什麼事都不要做。」

李軒吃力的轉過頭,發現床邊有個人,聽聲音像剛剛那個男人,低沈平穩,讓人很安心。

「這裡......」

「我的帳房,其他地方我不放心,病患就該放在醫生旁邊。」

他在鐵架前忙碌,一下拿東西一下放東西,李軒看著他的背影,心底忍不住酸澀,

「對不起。」

「什麼鬼話,聽不懂。」

「讓你看見這個樣子.....」

那個男人停下動作,沒有說話。

李軒卻好像聽見那一聲小小的嘆息。

那個...

哇打開tag一刷猛然發現我雙鬼(中毒已深不要救我我只會越陷越深因為軒哥實在太酥酥的我要跟阿策搶人(x)吳女士實在太狂霸酷炫跩)黨居然八千了ヾ(*´∀`*)ノ

這是個歷史紀念碑,特此獻上花崗岩打磨而成的八千公尺海拔達標紀念碑(???

進了雙鬼坑有一年了吧,看了好多好多太太筆下的雙鬼,無論是怎麼樣的設定,什麼程度的文筆,劇情描述的張力,我都看的很開心

因為真心愛著他們,他們就是一輩子

希望大家還能繼續加油壯大我雙鬼tag,目標破萬!!!!

(你的產能呢

【全職雙鬼】教你如何正確的使用幸運草

*清水的原著向


*神經病開的洞


*對這篇就是本來的李軒生賀(。


*這只是我自己掰的啊別真的找幸運草這麼幹啊。




「啊,副队,你家真大。」

李迅看着眼前旧房子,感慨着。

「难得度个假就好好享受乡下生活吧。」

李轩笑的是如春风般惬意。

「是我外公家,不要太吵。」

是的,虚空一群熊小孩趁着各大战队休战之时,选择了放鬆解解压力。

本来预计去别省放鬆,但发现单身男子还是多存点钱好于是驳回。

吴羽策副队长大人在此时声明,「我外公家还不错,偶尔也该让眼睛休息。」

所以他们一群男人站在副队外公家门口前。

不说,真的挺蠢的。

这是要讨债吗?

「那个,我们进去吧?」

盖才捷一脸进去就再也出不来的神情,是的,就是...

好吧,小女不才生賀擠不出來。



只好用這個幫李軒祝賀



李軒大大生日快樂啊(也太晚



我軒生日即將到來!!!

是的又來到這一年一度的人生大事了

沒錯就是我軒男神的生日!!!

多麼歡欣鼓舞振奮人心啊!!!

各位孩子該準備啦AwA

用賀文刷爆各位的版面!!!(幹

In your eyes


20161222 吳羽策生賀 48h

作為壓軸我卻只有這樣短小的文qwqqqq

我策生日快樂

幸福一輩子

——他從沒在你面前說過什麼話,只有在你聽不見的午夜夢迴,他才發出幾聲似於歎息的啜泣。

——即便是那樣倔強如鋼的你,還是能讓我抱著,一下又一下,輕拍著你的背不厭其煩的說著,「我在,沒關係。」

——謝謝每個有你的日子。

他站在門前,看著門上的木頭花紋有些發怔。

真是,太糟糕了……

抬起的手猶豫了會,輕巧的推開房門。

腳踩在地毯上,房裡安靜的連刻意壓低的腳步聲都顯得格格不入,室內因為空調而顯得涼爽,似乎是覺得溫度有些太低,調了一下空調,平時的小聲響在寧靜的空氣襯托下有些刺耳,他不禁回頭確...

那時

什麼都感覺不到。

我是誰?

阿爾馮斯.艾力克。

真實存有,卻又毫無根據。

憑著一個稍微消抹就會失去一切的血印,維持著微弱的靈魂連結。

話雖如此,我並沒有因此感到頹喪,而是充滿希望,因為一旦恢復身體,就有好多事能讓我做,預計項目裡溫莉的蘋果派當然是第一個吃啊!

[阿爾,你都不會恨我嗎?]

巴利說,我可能是哥創造出的,根本不存在的靈魂人偶。

我深信著哥,卻又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正存在過。

因為我異於常人。

因為我只是個靈魂。

因為我,只是個什麼都沒有的空殼。

我其實很害怕,害怕下一秒就會沒有辦法以空殼的身份活著,縱使如此,還是很多人在我們背後默默支持著我們。

羅伊上校,霍克愛中尉,休斯准將,馬克思醫生,合成獸大叔,梅,姚麟,...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