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贺企划里的台风名在此,各位来猜猜看我们都选了什么名字来写

一人只能猜两个,猜到次数最高的前三名可以去压(点)榨(文)太太

点文简单要求,不欧欧西不天雷,符合双鬼正常三观即可

活动截止暂定十月底,可能会视情况做变动


来吧各位!!!来看看你们对太太了解多少!!

吴羽策生贺企划



佇立苍苍大雪纷飞之处,独身一人浪跡天涯,手执红莲天舞,踏破虚空而行,阻我道路者,莫要怪我无情。

-

感谢各位的参与,有十四位写手一起搞事

发布日期:2018.12.22

时间:两小时為基準,加上双鬼生日总共14个时段

主题:颱风名(风一般的男人

tag:策划台风

-

千军马万之势,势如破竹而来,只瞧见他面色如常,抽出了红莲天舞,闪过了杀气。

「但来无妨。」

如风,我们就策风而行。

[双鬼]Ignite



靠在墙边大口大口的喘气,下秒要把肺喘出来一样,把氧气交换作用飆升到极致的下场就是如此,烧灼感侵蚀著气管,连轻吸一口气都疼痛无比。

远方脚步声纷至沓来,他巧妙地在换气点屏住呼吸,试图杜绝可以靠著声音找寻的机会,他急需新鲜空气,可现下的状况让他连放鬆呼吸都做不到。

黑暗的角落总是令人想像无限,深不见底,似是黑洞无边无尽,宛如未知会随时从黑暗一跃而出。

下个时刻,你又如何得知?

但此时此刻,你却无比依赖这样的黑暗能遮掩住自己一身伤的现实。

失血逐渐掏空他的意识,他奋力的在昏厥边缘徘徊,如果在这时发出声音,前面的计画全都功亏一簣,

能撑多久?不知道。

能战斗吗?搞不好枪口对準敌人要害之前他就会失去意识。

等得来后援吗...

[双鬼]小段子二



「李軒。」

「怎麼了?」

「等一下坐車你要靠窗還是靠走道?」

「唔,靠走道吧,你喜歡靠窗不是?」

「不是。」

「欸可是我記得你都坐靠窗啊?難道我記錯......」

「我怎麼知道你記到誰了。」

「等一下我不是我沒有。」

「這時候不是該問那你喜歡哪一邊?」

「......那你喜歡靠哪邊?」

「我喜歡靠著你。」

謝謝大家又來看我發瘋。

策爺我喜歡靠著你!!!!!

我喜歡大腿胸膛還有你背上!!!!!

李軒?嗯?

開玩笑好男人不分享嗎(?

[双鬼]小段子



夏天夜晚的无风闷热总是容易给人烦躁的感觉,在喝了第五杯水还是没有改善的情况下,李轩放弃了垂死挣扎。

本著想省点钱的坚持,冷气遥控器的电池已经被吴羽策拔了餵给了资源回收桶,而製造凉感的电风扇在多方热气的压迫下也只生產暖气,现在李轩无比后悔自己的金牛脾气。

「怎麼可以这麼热?阿策我后悔了我们去买电池。」

「我不想下个月帐单来的时候听你哀号。」

李轩穿著个红色格纹四角裤仰躺在地上,原本冰凉的地板被李轩躺没五分鐘就热了,他就这样在地上滚了一圈,吴羽策衣衫整齐,短袖短裤,側坐在桌前翻看著书,对於地上的那坨生物不理不睬。

「你為什麼都不会热啊?」

「心静自然凉。」

吴羽策头也不抬的回答问题,所以等到李轩站在身前的时候,...

【中元双鬼/阿鼻狱】千万眾生,普渡何者



题目:召唤错的灵魂与爱错的人

这是18题裡面我最满意的题目,没有之一。


这真的不是鬼故事啦真的不是啦你们怎么那么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当人与鬼產生了生存上的衝突,活下来的,是何者?

炎炎夏日,炽阳当头,学生听见期待已久的鐘声都是提起书包一声老师再见,衝操场的衝操场,衝补习班的衝补习班,无论何者都有自己的目标与想法,可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有个学生却是缓步前行,像是茫茫大海没有目标的孤帆,漂泊在天宽地阔的世上载浮载沉,最终沉入海底,无声无影。

步履蹣跚,每一步都耗尽气力才得以前进,同学的嬉闹声都成為耳鸣下的背景音,脑内嗡嗡作响,还伴著一抽一抽的疼痛在刺激著他的感官知觉。

要命.....

脚下一...

一点小感嘆



不知不觉在双鬼坑里也将近三年了,从高中到现在一直都在里面出不来哈哈哈哈哈哈!

还记得我大概是从15年知道全职高手这本书的,可真正开始入坑却是16年尾,那时候刚入坑一翻开双鬼tag的时候真的又惊又喜,文章和画手的品质都很高,很多粮,差点以为我又喜欢上了什么西伯利亚冷cp会饿死23333

虽然称不上什么热度前十的cp,可我真的横竖怎么看轩轩阿策都是官配!!!可居然喜欢的人这么少!!!森气气!!

随着时间推进,越来越多的新血加进了双鬼党,可也越来越多的写手跳了坑,渐渐的,当初很活跃的那些写手和画手,更新时间就定格在17年,再也没有动过。

我自己本身也是写手,写出自己满意的文章本来就不容易,更何况还是要在用爱...

【一樽江湖/双鬼】忠臣堂——一饮忠臣堂,再无人举殇



轩辕府乃李家所属,位於都城东方,佔地几乎為半个皇宫,而认真细数下来,竟是李家尽数囊括朝廷重臣,地灵人杰,济济一堂,為朝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為此皇上甚至下了一道皇匾额赏赐於李家——「钟灵毓秀」。 
 
可谁能料到,一向洁身自爱的李家忠臣,在前代皇帝驾崩,太子接下皇位那时起,竟是有李家试图谋反这般流言蜚语四起,太子即位前本就生性多疑,在手握皇权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展现,这风声传进皇帝耳裡,听著难免心悬,何况李家手握兵权,更是令人耿耿於怀。 
 
於是在皇帝下令扩张边塞版图,当家的李辕李大将军卖命奔走战场,带著二十万精兵征讨杀伐,赢了胜仗之时,等...

[雙鬼]一席之地於何處



枫红在微风的吹拂下悄然落地,秋意浓浓,枯叶与盛开凋零的花朵蜷缩於枝头,随著秋儿的笑声一摇一晃,满地艷红,浑然天成,美景自成一画。

一片枯叶告别母上的怀抱,往无人知晓的大地奔腾而去,忽然一股内力袭来,瘦弱的身形被削去了三分,擦身而过的刀锋陵劲淬礪,甚是吓人。

还未碰到地面,又给一股强风吹捲而起,身处其中而无法脱身,似是阴风阵阵,使人不寒而慄。

落叶飘散的筵席,相对而立的两人被秋意包围却无法渲染其中,手中久未出鞘的刀锐利依旧,上头的杀意直指敌方,寒若冰霜。

七步之距,彷若曹植正气凛然一句一句的吟唱诗词,步步惊心,步步震慑。

「从未料想你千寻万探的人竟是我,李某只能在此给吴兄一个道歉。」

那人拱手作揖,表面谦和...

[雙鬼]If everyone cared - 4

车裡的空调正奋力消耗冷媒让空间处於凉快舒适状态,与车外的世界颠倒,彷彿置身天堂的你正眺望著人们是如何身处地狱。 


而处在炼狱的人们,在烈日的折腾下,所谓的情感随著汗水一同蒸发,丝毫不剩,最终只餘无情无义。 


人性的相互试探,最后还能剩下什麼? 


「呃,吴医师?」


地面的热气蒸腾,弯弯绕绕的气流从平地慢慢往上攀爬,像是渴望踏往天堂的人们,争先恐后的伸出手试图触摸到那一条界线,却在最后的瞬间,被现实抹去了踪影。 


见证了它极其短暂的一生,他的视线从窗外移回车内,对上那个年轻人的视线。 


太过稚嫩的...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