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雙鬼】教你如何正確的使用幸運草


*清水的原著向


*神經病開的洞


*對這篇就是本來的李軒生賀(。


*這只是我自己掰的啊別真的找幸運草這麼幹啊。






「啊,副队,你家真大。」



李迅看着眼前旧房子,感慨着。



「难得度个假就好好享受乡下生活吧。」



李轩笑的是如春风般惬意。



「是我外公家,不要太吵。」



是的,虚空一群熊小孩趁着各大战队休战之时,选择了放鬆解解压力。



本来预计去别省放鬆,但发现单身男子还是多存点钱好于是驳回。



吴羽策副队长大人在此时声明,「我外公家还不错,偶尔也该让眼睛休息。」



所以他们一群男人站在副队外公家门口前。



不说,真的挺蠢的。



这是要讨债吗?



「那个,我们进去吧?」



盖才捷一脸进去就再也出不来的神情,是的,就是视死如归。



啊,我命真苦。



虚空一干人等都跟着视死如归。









「唉呀怎麽来的这麽快?真是,东西都还没备好呢。」



一进门,迎接的便是吴羽策的外婆了,看着一群男孩这裡摸摸那裡捏捏,直呼这麽瘦是有没有吃饭。



「看来今天能煮多点给你们这些孩子吃了,都还在发育呢,吃多点,这就当自己家,别客气啊!」



一群人说完谢谢便屁颠屁颠跟着副队到了房间。



「卧槽这种超级大通铺哪找啊!这麽好的枕头战场一位难求的!」



平日裡还算沉稳的盖才捷看见了大通铺顿时间变成了脱缰野马,行李地上一丢鞋子一甩吼着床铺我来了就瞬间失控。



是的,不等大家把东西放好,盖才捷一个星落就让众人大肆开杀。



「队长看看我的飞火流星!」




「好啊小盖翅膀硬了是吗!看看我的鬼斩!」



「欸欸欸都把我当什麽了!一击必杀!」



「枪炮声声声响看你们哪裡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群男人嘶吼的不成人形,在战场上是没有温情的。



「副队。」


「怎麽了?」


「不阻止他们吗?」


「牧师不给他们刷血吗?」


「......」


虚空的前途堪忧。




打完了越南大战(?),既然秉持着远离电脑,那当然是踏上大自然中看看鸟儿闻闻花香,躺在草皮上享受春天的沐浴......



想太多了,他们可是一群铁铮铮的汉子啊,採什麽花玩什麽鸟啊!是不是男人!



喔男人也的确会玩鸟.......



「欸欸欸三叶草欸!」



李迅在他们走进草皮的同时化做了纯情少女,蹲在草堆前像是寻找自己的白马王子一样。



「三叶草?干嘛?」



盖才捷一脸青涩少年懵懂无知,可这一蹲是多可怕的举动他马上就体会到了。



「告诉你啊,这三叶草裡面可是藏着我们男人的梦想啊!找到了四片幸运草就是获得全世界!只要对他许愿都会实现的!」



瞧瞧,一群直男的少女心都被李迅唤醒了。



一群男性朋友就这样,在一整片的三叶草当中寻找比被雷打还要逆天的四片幸运草。



人生真是有希望。



「副队,不一起找吗?」



李迅发现他们家高冷的鬼刻女王没有任何动作,忍不住开口。



吴羽策正眼看了李迅,神情澹漠。



「我没有和饿死鬼抢食物的兴趣。」



如果从高处往下俯瞰,这是幅难民正在草丛中找寻充飢食物,波澜壮阔的画面。



「吴副队请消消业障啊!就算是联盟双鬼也不能如此狠心啊!」



李迅痛心疾首的槌着大腿。



「欸欸欸关我什麽事不要连我一起骂。」



李轩急忙撇清。



「怎麽会呢亲爱的李轩队长,你想想,平时和副队一起把我们虐的满地找牙,叫我们往东我们就往东,叫我们往西我们还是往东,这麽乖巧的队员哪裡找呢!」



一干人等点头如捣蒜,被李轩抓起来打屁股。



李迅发现自己已经战斗力低下,看着眼前的三叶草回味我单身狗吃狗粮人生。



突然的,他看见一个四片叶子的。



人生在世,等的就是这一刻。



「啊啊啊啊我找到啦哈哈哈哈哈哈!我要女朋友!货真价实的女朋友!我要可爱的女孩子!我要脱单啦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迅手拿着全世界的希望仰天长啸,男人们眼巴巴看着李迅把手放在空中甩,手挥的像挥舞国旗一样。



「欸真好,我也想要。」



身为虚空小鲜肉,在这时候一脸怅然若失,但还是努力的在草堆中寻找,相信自己也可以一样幸运。



吴羽策没有看漏任何一幕,他走到小盖身旁蹲了下来,「这麽想找到?」



「嗯!」盖才捷专注的寻找,没有回头,但吴羽策听得出来,这个孩子是真的想找到。




「那你拿来干嘛呢?许愿?」




盖才捷明显的抖了一下,有点颓丧的垂下肩膀。




「嗯,我想许,让虚空拿到冠军。」




此话一出,众人的视线齐刷刷聚集过来,交谈声也停了。



小盖的笑容很纯真。



「大家都很好,很厉害,我们虚空有双鬼,有李迅,有兆蓝,有昊轩,有世明,有礼升,所有的人都在,那时候我看到有人说,虚空可以没有冠军,但不能没有双鬼。」



「所以,这个愿望,我想送给有双鬼在的虚空,送给队长和副队。」




李轩不知道什麽时候蹲在他旁边,等他说完,揉了揉小盖的头髮,笑容有些动容。




「你这小伙子,嘴什麽时候这麽甜了。」




吴羽策也摸了小盖的头一下,站起身走到李迅面前,伸出手。




李迅一脸大写的问号。




「我看一下。」吴羽策如是说。




接过幸运草,吴羽策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植物,表情毫无起伏。




「李迅,这是紫花酢浆草。」




「啊?」李迅茫然。




「跟四叶草不同种。」



「所以?」


「他不是四片幸运草。」




吴羽策一把丢了那个叶子,徒留李迅风中凌乱泪流满面,继续回味狗粮的滋味。



「好啦,时间也差不多了,再晚下山天色就暗了,回家吧。」



搬出副队长的威严把一群熊孩子赶回家,叹了口气,准备稍微收拾一下。




他看见李轩还在草堆前寻找,「李轩,还不走吗?」



李轩轻轻拨着叶片,一脸认真,「再一下下。」



「为什麽?」



干嘛非得这麽认真的找不存在的东西?



他只是笑笑的,「为虚空拿下首胜。」



李轩知道吴羽策想问什麽,但他选择避开不回答。



那是一份感情寄託,不能和他说的。



他知道吴羽策懂他,正因为懂,才不能说。



宁愿自己一个人鑽牛角尖,也不会说出来。


自己也是挺烦的嘛。



事后李轩回想起来,才知道原来阿策已经都知道了。






吃完了晚饭,一群男人的共同目标还是荣耀,于是又忍不住翻出电脑开始练习,顺便把之前遗漏的纪录补上。



吴羽策看着队员认真练习的模样,勾起嘴角走出房门,谁都没有发现。




他放轻动作,爬上了屋顶。




没有太阳的地方总是有点凉,吴羽策抬起头看向天空。




乡下没有光害,星星在夜空下一闪一闪,总能看得清楚。




小的时候,外公都会抱着自己坐在屋顶上,指着天上每一颗闪烁的光芒。




一个又一个,细细说着每颗星辰的传说。




或许凄美的不可言喻,或许圆满的皆大欢喜。




吴羽策总是睁着圆圆的大眼,眼裡闪着开心的光芒,一副全神贯注的听进外公一字一句的话语,深怕错漏任何一个有趣的地方。




惹得他老人家总是一个接一个说的意犹未尽,每每到了外婆的叫骂声随着拖鞋丢上屋顶才肯作罢。




外公和他说过,如果常常看着同一颗星星的话,那个人也会看着你。




他听不明白,问了外公是什麽意思,外公笑笑的指了指身后,「就是现在啊,傻孩子。」




吴羽策回过头,儘管那时什麽都没看到,为此难过了很久,还在外公面前哭鼻子,但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外公是怎麽看着自己的未来。




李轩站在外公所指的位置,分毫不差。



他站在那裡,静静的望着自己。



吴羽策觉得自己有点忘了呼吸,「怎麽了?」



「没事,看你不在屋裡出来找找顺便散散心,看你在想事情就没打扰了。」



「白痴。」



刚刚那是心动吗?



吴羽策深吸口气,平復下情绪。



李轩迎着微风小心翼翼踩在瓦片上,鬆口大气的坐在吴羽策旁边。



「所以人生大事想完了吗?」



「如果是怎麽埋了你,我已经想好了。」



「好没事,你想,我不说了。」



吴羽策冷哼了声,抬头继续看星星。


李轩就真的没说话了,顺着吴羽策的视线一起看夜空。



夜晚的温度不高,偶尔的微风吹在脸上很舒服,两人就这样静静的。



其实在宿舍私下相处,他们也几乎都像这样,反而在队友面前,吴羽策开口的机率还比较高。



没有说话,却不是尴尬的沉默,是知晓彼此习惯的默契。



在共同的空间有自己的时间,必要时,转身就能找到人。



是有一次李轩在假期没有回家独自在宿舍当个妥妥的宅男,而这类型宅男不外乎就是荣耀,荣耀,还有荣耀。



荣耀打得正在难分难捨,口又有点渴,「欸阿策,帮我拿水。」



键盘按的喀喀作响,却始终没有回应,也没有自己的杯子被放在桌前,李轩忍不住转头一喊,「欸吴大懒人!」



直到看见了空荡荡的房间,他才想起来,吴羽策因为假期回家了。



他意识到吴羽策的存在或许已经不只是副队长兼室友这麽简单而已。



在他回头看不见吴羽策的时候,心裡陌生的失落和澹澹的不是滋味不断刺激着李轩的视线。



而仔细想想,这好像也不是第一次......



「李轩?你有在听吗?」



「啊?」



吴羽策的声音让李轩勐然回过神,夜晚很安静,只听见些许的虫鸣,像是贴在耳边的细语。



「抱歉,刚发呆了,你说什麽?」




李轩喘了口气,被吴羽策叫的时候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心虚,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我说了为什麽。」



「蛤?」



吴羽策没有回答,李轩看着吴羽策的背影很是费解,脑海不断搜寻自己最近有没有干什麽事惹吴羽策生气。



难道,是我买了一件幸运草样式的内裤被发现了?



呸呸呸,前天才刚到货,没那麽快,没事没事。



李轩稳了稳心神,这可不能用呼拢就能带过的,吴羽策一旦问了为什麽,那都是有意义的。



欸什麽啊!到底是什麽啊!



在李轩快要想破脑袋在屋顶上滚来滚去的时候,吴羽策有点无奈的声音传进耳内。



「我在问四叶草。」


喔,这样啊。



「说了为虚空拿下首胜啊。」



他笑笑的选择了和当时一样的回答。



吴羽策那时候问了自己为什麽,那个语气,和现在一模一样。



李轩读懂了,那样的感觉,他看了太多太多次,真心的替自己着想,想瞭解自己的想法。



让李轩有种,吴羽策眼裡只有自己的错觉。


吴羽策看着天空,没有转过头,语气笃定的没有一丝犹豫。


「不是。」



果不其然被一口反驳,李轩无奈,手枕在后脑躺了下来,屋顶的瓦片意外地躺起来很舒服。



很多时候因为太了解,有些话说起来特别容易彆扭。



就像战场厮杀,自己破风的刀刃,后面总会跟着一把耀眼夺目的红光,随着神鬼盛宴的大肆破坏,一丛丛的血花也随之绽放。



行动永远比言语来的有用,但对方就是想听听自己的答桉。



李轩本来就不是个多厚脸皮的人。



他想了一会,有点害羞的开口。



「据说如果找到四叶草,你对着它许愿,再把它送给喜欢的人,愿望就会成真。」



在说完之前,李轩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根本像告白一样啊!



「闷骚。」



李轩好像还听见吴羽策叹了口气。



「吴羽策同志,你这就不对了,你把天地良心摆哪了你说说看?」



「我就是说屁话你都当真。」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骗我。



李轩这麽一句话差点就说出口。



吴羽策在他眼裡,一直都是这样的存在,可靠,实在,细心,凶悍的温柔,有话直说,让人对他心服口服。



但有时候实在很讨厌,吴羽策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想做什麽。



这种被抓死死的感觉有点慌恐,却也莫名的,让李轩觉得有点开心。



吴羽策也老是对自己说不出什麽好话,毒舌的技能像是只对特定人士点满,比如自己。




重点是他还觉得不被毒舌好像哪裡不对。



完了自己是不是被虐狂啊?



想到这,李轩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吴羽策回过头,对上李轩的视线。



「阿策。」



「嗯。」



「那如果你找到了,你会送出去吗?」



李轩看到吴羽策眼裡的微光在一闪一闪。



糟糕,好像更心动了。



「会。」



「那我倒想看看什麽人能让吴先生这麽欣赏啊。」



「你看不见的。」



「李轩我的视力可是1.5啊!就是你的毛细孔我都瞧得见!」



「你还是去照照镜子省点力气吧。」



两个人都笑了出来,一边骂着神经病一边坐起身。



虽然夜晚的可见度不高,但月光很漂亮。



李轩伸出了拳头,笑的真心。



「祝你成功啊阿策大大。」



吴羽策也笑着,拳头碰了上去。



「嗯。」






「李轩,你觉得这女生怎麽样?」



吴羽策牵着一个女孩,长相挺清纯的,有些腼腆的对我笑了。



「唔,挺可爱的啊,不错。」



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点头说了评论,话是这麽说,我的眼神却没办法从他们握紧的手移开。



总觉得有点不舒服。



「那你以后该叫她策嫂了。」



说着,吴羽策低头蹭了那女孩的鼻尖,惹的那个女生一直害羞的说着阿策别闹了。



李轩静静看着这个画面,吴羽策从没见过的亲暱感,眼底少有的温柔,那女孩幸福的笑容,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是那个女生该有多好。



吴羽策像是听见李轩想的话,他抬起了头。



李轩屏住了呼吸。



阿策的眼睛很漂亮,看起来没什麽感情,却总是让人觉得他知道自己所有的事。



吴羽策张开了嘴。



「李轩。」







李轩猛然睁开双眼。


这都什麽跟什麽......



他坐起身,脑海都是刚刚做的那个梦,心裡不舒服的感觉还在。



那瞬间的心动也是。



完了完了自己到底怎麽了李轩你这全联盟第一阵鬼还是个小心髒为什麽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呢是不是真的有病啊为了一个男人这样真的对吗!



在李轩沉浸于内心小剧场想的停不下来像是个老司机摸到方向盘就踩住油门踩无法自拔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



喔错了,只是吴羽策一脸见鬼的看着自己。



房间静悄悄的,那群熊小孩还在梦裡追着蝴蝶啊啦啦哈哈哈,吴羽策跪在床边,感觉像是要叫人起床的姿势。



「阿策?」



早起的声音有点沙哑,李轩不禁清了一下喉咙。



吴羽策坐回床边,「早安。」




「怎麽了?」



李轩揉了揉额角,是睡的不错,就是刚刚那个有点打击到他。



「带你去个地方。」



「啊?」



「起床就对了,囉嗦。」



「喔。」



表面一派详和,李轩的内心警铃大作,菊花跟着一紧,妈的我们的吴羽策大大终于要在这个荒山野岭干掉自己了吗!



想是这麽想,但还是刷牙洗脸穿衣服跟自家副队一起走了出去。



阿策今天穿着白T-shirt和牛仔裤,唔,我好像也是。



在到达目的地之前,李轩只来得及想这些。



真的蛮近的,是昨天他们拼尽生命在找幸运草的地方。



吴羽策没有停下来,径直往后面走。



李轩这时候才发现他们两个一路上都没说话。



真的要把我弃尸在这种地方吗阿策小心我哭给你看啊。



吴羽策的一声「到了」唤回李轩不知神游何处的理智。



李轩看着眼前的景象,傻了。



虽然不多,但是一小片土地的幸运草,不是紫花酢浆草,是确确实实的四片幸运草。



「阿策你......」



李轩没有办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就算心裡有底,他也不敢继续想。



不是吧我的天。



吴羽策在李轩的疑惑神情下,弯腰折了一支幸运草,递到了他面前。



「世界冠军。」



吴羽策说的很平静,说完还笑了。



「所以,我把它送给你。」



到底是哪个混帐王八羔子说摩羯座一点都不浪漫的给我出来面对啊啊啊啊啊!老韩我需要你来印证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轩内心是狂风暴雨波涛汹涌宛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但李轩只是笑着接下了幸运草,他也折了一支,拉起吴羽策的左手。



「我希望能实现那个人的愿望。」


说完,李轩把幸运草绑在吴羽策的无名指上面。



「所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吴羽策真的笑的很好




「真是很蠢,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阿策,我觉得换个地方再来一次好了。」



「李先生,请善用你的措辞。」



「诶阿策你怎麽先嫌起我来了。」



「我都没嫌你只用幸運草了。」



「不然我弄成花冠?我很会的。」



李轩,你看起来真的很想被打死。





——End——



哈哈哈哈哈快告訴我現在你想折手機##


我有病快打我#


(▄︻̷̿┻̿═━一)來來來借你#

 
评论(3)
热度(44)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