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鬼]我還在想標題3




没有空调的机体内算不上舒服,尤其是一群体温高的男人挤在一团的时候。


引擎运转的声音很烦人,连带著摩擦分子產生的静与动摩擦力在空气中震动。


心生烦躁。


可不想让人承认的是,李轩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或许是无常的人生让他试著去包容这世上所有的缺憾,即便是朋友间激烈的大吵大闹,也会在李轩的调解下恢復如初,与死亡相比,又有什麼是比得上的?


他一直都是团体中的和事佬,总是笑笑的,凌厉的眼神和肃杀的气氛都让弯弯的嘴角和眼角柔和的不见踪影,让人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人很有魅力,很吸引人。


「这次是什麼?」


「在韩非法交易,枪械齐全,是个大毒梟,家财万贯,佳丽三千,播种全天下。」


「看来你的梦想在介绍完之后还离实现有段距离。」


「我说轩哥啊你知道做人要懂得尊重别人?」


「看来你还不了解我。」


「唉负心汉负心汉一去不回头。」


这样的气氛被两人一搅活像抓姦秀,一时间所有人也都放鬆下来露出了笑容。


枪械齐全,毒梟,两者只要牵扯上都不是个小蛋糕的问题。


只要有钱,谁不会像难民看到希望般前仆后继的涌上前?就算卖命效力的对象不是个善类,但只要给了足以挥霍十几年的天价,管他是谁?


而染上了毒癮的毒虫,為了钱為了吸毒,还有什麼是干不出来的?


合理推断在这样的条件下,他的枪械齐全特指佣兵团,甚至大胆一点的说法是杀人不眨眼的屠宰专家,為数不少的杀人专家在军人眼裡,危险程度就像拿著生化武器的恐怖份子,可能一个随性的在某个城市引爆,成就了他狂妄自大的教义,在一声声万岁下人们没了呼吸,没了心跳,只剩一片混乱的场面让活下来的人一辈子惧怕。


在这样的情况下气氛就是紧张点也不為过,可李轩不希望在这种时候看见大家的负面情绪,


尤其是可能再也回不来的战场上。


在最后的这一面,该看见的是笑容,而不是面无表情。


面无表情的遗照可以看很久的,得供人缅怀嘛。


「这次得长期抗战了是吧?」


「轩哥好眼力。」


「滚,嘴贫。」


「有随队军医吗?」


「礼升赶不回来,天知道叫他去非洲干什麼。」


「唷迅哥,看来你上次的潜心修练可以拿出来使使了。」


「呸,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能把你缝成大蜈蚣!」


「我先把自己炸了你也别在我身上动手。」


「要试试新进的SFG吗。」


「好了好了所以到底有没有?」


「有,听说是经验丰富的自由医生,船医军医,兽医据说也当过,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难地进行人道救援,不过最近似乎回国休息,就叫来支援了。」


「自由医生啊......」


李轩喃喃,对於自由医生,他是心存敬佩,但更多的是,质疑。


要知道在分秒必争的战场上,一个实力未知的医生只让人徒增许多担忧。


并不是质疑医生的医疗技术,而是一般的医生没有像军医一样受过军事教育,对於枪林弹雨或是敌人的应对进退不会像训练有素的军人,身处战场,有时连自保都成了困难,如果还多了个需要保护的对象岂不是自找麻烦?


「上头的决定?」


「是的,你解决后可以去问问冯老头。」


「尊称注意一点李迅小弟弟。」


「好的我们伟大的冯上将所下的决策。」


「什麼时候会合?」


「似乎是营内,得先整装唄。」


李轩看著队内的各位终於完全放鬆后,终於是叹了口气。


希望不要遇见挟持人质的状况......


自由医生的情况也得见了面再商榷......


螺旋桨搅动的空气形成对流,吹飞了坐在机舱边缘人们的头髮,头顶蔚蓝无尽的天空,上帝视角一览无遗的景色总是让人感嘆。


国家的兴盛,城市的发展,人们来来去去,安逸久了,那些咬著牙苦撑过来的日子就会被遗忘,忘了知足,忘了包容,甚至忘了,大家都是人,开始了排斥,开始唾弃,开始挑起事端,在激烈的衝突后相互憎恨,最终,眼裡的温度慢慢消失,在敌方的枪口下,灰飞烟灭。


人性本善?他倒是好奇墨子当初是怎麼思考出这个结论的。


毕竟,从他握起枪,杀了第一个人的那刻起,善就再也无他无关。


非善,即恶。











▄︻̷̿┻̿═━一TBC一━═┻̿︻̷̿▄





好的我真的想要更到10再把我想好的标题换上去#


让自己努力一下,看能不能把这坑坚持写完


这样的故事我一直都很想写出来,这是一种对於未来的想像吧,总觉得很有意思


一个是军人,送走生命,一个医生,抢回生命


这样的思想衝突真的真的很有意思

 
评论(6)
热度(8)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