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鬼]If everyone cared - 1


啊之前写的战争梗我又有灵感了。


受不了手痒赶快写下来不然我可能又会忘光(是多老


大概类似序章吧,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继续更新下去



好啦不多说了,来吧↓







耳裡的音乐隔绝了世界,你活著,却又毫无实感。


歌曲被播放的你近乎麻木地听著,你只知道有声音,在播什麼?似乎也不是你关注的重点。


而叨叨念念的歌词,反反覆覆的旋律,交和重叠之下,竟有几分悲伤。


树上烦人的蝉鸣,枝头嬉闹的鸟儿,街边一成不变的人们,沸腾的柏油路燃烧著汽车的轮胎,直到生命被磨损,被折腾的不成原样。


商业大楼林立,矮小的平房显得几分可笑,可当艳阳高照,烈日当空,高大建筑的影子毫无保留的替渺小的人们遮挡下灼人的热气。


肺部顺著生理需求正奋力的进行呼吸作用,几滴汗从额角滴落,像是眼泪迫不及待从眼眶飞越而出,只為短暂的自由,然后死亡。


似是寄予厚望的孩子,祈求著人们的认同,向上苍祈祷,可换来的也不过是一声浇熄你热情的冷哼。


无声而冷漠的注视著世界,你无助的哭泣也只是蚂蚁的叫唤声——不值一提。


一声惨叫拉回他的注意力,一名壮硕的男子正拖著身形相对瘦弱的女人在街上殴打,路人惊恐的张望,大声的吓阻,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制止。


「救救我!」


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叫著,男人的拳头也毫不留情一个一个落在她身上,随著越来越多的路人聚集,男人更是变本加厉的加重力道。


女人姿态扭曲的想从疼痛下挣脱,可伤痕累累的现在,她能做什麼?


......没有人吗?


没有人愿意救我吗?


谁来阻止啊?


不管是谁都好,拜託,来救救我......


女人的呕著鲜血,人行道被染的怵目惊心,她抬起头想再次求救,却在终於做到时看见许多人们拿著手机对著自己,似乎是正在录影。


啊......是啊......你是谁呢?


值得让人冒险吗?


不值得吧?


她在昏厥前闪过的念头,是被一道道冷漠无情的摄影孔逼出的自我放弃。


她认命的不再挣扎,不再喊叫,闭上了双眼,嗡嗡作响的耳鸣停不下来,她只能成全施暴者最后的愉悦。


那就死了吧......这样的世界,何必活著?


她嘴边的血掩盖了微笑,让人看不清。


突然的,拳头不再落下,人们传来此起彼落的尖叫声。


她茫然地睁开双眼,侧卧的姿势让视线不是那麼清楚,可她看见了,那个残忍的施暴者被另一名男子稳稳压制在地动弹不得,施暴者不断叫嚣,溅出几滴血水,那名男子依旧无动於衷,只是冷冷看著他。


来不及细想究竟发生什麼事,刺耳的鸣笛声从远至近的传过来,喧哗,吵闹,人们开始走上前靠近自己。


「欸你还好吗?」


「警察快到了再撑一下!」


「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此起彼落的话语一句句拉回了女人的意识。


所以,我得救了......?


像是在灰烬中重生,儘管不是凤凰,却也在这时候重新活了过来。


刚赶到的警察急急忙忙把现行犯扣押上车,随后赶来的救护人员不断对著女人说话,可是她听不进去,她听不懂。


她只是呆呆望著刚刚压制犯人的男人,开口想说话,随即被一涌而上的血呛的猛烈咳嗽。


那个男人似乎是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


他在浑身狼狈的女人面前蹲了下来,嘴边的笑容很是温暖,「没事了,他已经被带走了,你不会有事的。」


女人止不住眼泪,混著血一同滴落,落在男人轻轻握住女人的手背上。


她泣不成声,可是男子依旧听见了几声细微的发音。


谢谢......谢谢......


他拍了拍女人的手,和一旁的医护人员说了几声,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远离了人群,他拔下耳机,暂停了音乐,塞进随身的包包,然后在一栋高耸的大楼前停了下来。


虽是这样恶劣的环境,但果然人们还是,希望和平的吧?


他敛下表情,回復到了原来的冷淡,走向柜檯,柜檯的接待小姐看到他便站起身,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你好,请问需要什麼帮助吗?」


他没有出声,只是拿了一条银鍊吊著银牌,用中指推给了那位小姐,上头的英文字让她马上会意了过来。


她接过了银饰,拿过包包,态度恭敬,「直升机已经在楼顶了,祝您好运,李轩先生。」


被称為先生的李轩扫了眼刻上自己名字的牌面,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的点了头便离开。


而当他站上顶楼,感受著风强劲的力道是如何刮过全身,面前一台军用直升机正发出轰轰隆隆的引擎声,那儿站著一个人在招手。


「嘿,好久不见。」


「希望别见。」


「狗牌交了吗?」


「不然送给你家的狗?」


「例行确认嘛。」


「别囉嗦了,快出发吧。」


说也讽刺,狗牌是军人给予名牌的称呼,军人说到底,也不过是国家政策下的一条狗。


随时忠诚,随时丧命,光彩的眾人钦羡,死的尸骨无全。


可没有他们自我牺牲的精神,世间又以得来和平?


谁愿意替他人付出一切不求回报呢?








或许是人们口中,所谓的勇者吧? 







「為什麼人们始终在期望勇者的出现,你知道吗?」


「因為勇者总是扛起全世界的恨意,带著那个谁都不愿承担的义务,然后死去。」


「勇者被恶意歌颂著,传承著那个始终让他心满意足,虚偽的和平世界。」


「有人曾经想著勇者為什麼无所畏惧吗?」


「你害怕某样事物,深深的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勇者却毫不犹豫的拿起武器,站在你面前替你除去了它。」


「那把武器可以是任何东西,一把枪,一把剑,一支刀,甚至是生命。」


「而当勇者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了你,你用什麼方法回报?」


「你也只是用尽全身的力气逃走不是吗?」


「在知道勇者迎接死亡之后,你能做的,也只剩把手中的花束放在他的石碑旁,默念著哀嘆的祝福。」


「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為了什麼葬送自己?」


「当他弯起嘴角时,你曾经相信他不会就这样死掉。」


「因為那是自己看过最美的笑容。」












▄︻̷̿┻̿═━一TBC一━═┻̿︻̷̿▄

 
评论(4)
热度(16)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