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李軒生賀/雙鬼】04H





每年压死线,无一例外。

祝轩哥生日快乐23333

也祝全天下的妈妈们母亲节快乐

好了不多说了看文吧看文ヾ(*´∀`*)ノ

多幸福啊又到了可以尽情吃粮的时候#(划掉)

所以是李轩妈妈生日快乐!!!(这也划掉)





天气灰灰濛濛的,有些阴沉,还闷得让人发慌,你这麼觉得,可抬头看著天空时,上方却又是艳阳高照。

或许是地面静静躺著许多碎裂的武器,上头折射的光线刺的眼睛生疼,让你產生了错觉。

你环视四周,依地形来看,你正身处於一座环形峡谷,裡头称得上高耸的石堆由零零散散的碎石堆砌而成,像是吴哥窟那般整齐有致的建筑,却又不相似的随意堆叠而成,彷若復活岛的巨石像般矗立在大地上,中央还有像是建筑倒塌的断垣绝壁,形成了对於藏匿起自己让敌人无从找起的绝佳地形。

可相对来说,敌人的优势也是一样的。

你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深吸几口气,从石堆后探出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耳边的风夹带著因石块崩裂產生的沙土拍打著你的耳膜,有些刺耳却不影响听觉,你试图用声音来确认敌人的位置所在,可你发现徒劳无功。

风声呼啸,似是嘲讽。

静静地观察一阵子,对方都毫无动静之后,你忍不住站起身活动筋骨,虽说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但在战场上,又有什麼能说得準?唯有主动,让敌人化為被动,才是上上之策。

於是你开始移动,缓步前行,脚下的黄沙留下你的信息,可接踵而来的风掩盖你走过的道路,消抹的连一丝足跡都不剩。

所以连靠脚印找人也行不通了啊,想到这你不禁懊恼,没有在一开始先发制人果然不好办。

你顺著岩石倒塌的方向无声无息的前进,在沿途你发现几处很适合埋伏后便悄悄的放下能拖延敌人的陷阱,毕竟你不是以近身攻击型态闻名,也意味著,一旦被近身,别在腰间的项上人头可能就不保,因此除了谨慎评估,别无他法。

随著时间推移,四周的环境慢慢的在变化,越来越多的风飞沙遮蔽视线,你皱起眉,身体慢慢感觉沉重了起来。

这样的状况下谁都想速战速决,可自身的战斗条件却又不是三两下攻击就能解决的,所以你选择等,只能等,引诱敌人上鉤的最佳诱饵,只能是他执意拼命的你。

走到了转角处,你谨慎的停下脚步,长久以来的直觉告诉你,快到了,他要来了。

靠著石壁,你把手中的绷带缠紧,让自身状况处於随时迎战的状态,换了口气,也换上一身的杀气。

你转身衝了出去,一阵破空声不意外的随风而至,你反射性地抬起武器一挡,架下了敌方的攻击。

你终於是看清了他的样貌。

半边的脸被面具遮盖,上头的纹路散逸著不详的鬼气,俐落的短髮衬的他更加锐利,如同他手中的武器,在烈日的折射下隐隐透著杀气。

迎面扑来的熟悉感让你不禁一怔,他便趁机拉近了距离,你回过神想将他甩出自己能发挥的空间,可他像是知晓你的目的般,开始不断贴身攻击。

你了解自己的状况,也知道得快点脱离这样的险境,可现下的战况只能逼得你用体力去扛下他的攻击。

接连不断的斩击,你渐渐感到吃不消,他的杀意和攻击不断加重,你身上的伤痕正随著时间快速增加。

你意识到刚才犯了多大的失误,脸色有些难看,可就算如此也於事无补。

每一次的抵抗都会让虎口震的几欲麻木,手中的太刀拿的摇摇晃晃,你在退,不断地退,可你退一步,他又近了两步,你咬牙苦撑,他却一步步把你逼进死路。

一面倒的情势让他愈发猖狂起来,甚至连最后的退路都一一封死。

这样的你连喘气都嫌奢侈,因失血而模糊的视线让情况越发不利起来。

手中划过的锋利线条描绘著你奋力抵抗的身影,好几次的攻击都堪堪擦过要害,他眼裡已经出现了想置你於死地的杀意。

在这种绝对的劣势下,你的嘴角却不合时宜的上扬。

他还没注意到自己踏进了什麼地方。

你忍不住嗤笑,他面色不善正想开口时,你起手回以斩击,他明显愣住了。

而当他的脚下亮起灰黑色的光芒,一旁的地面也接连发出光芒,他终於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鬼神盛宴。」你轻笑。

——犹如踏入地狱一般,深陷其中再也无法脱身。


「连环阵!是鬼剑士的连环阵!他用了鬼神盛宴当作连环阵的开头!」

场外的转播员激动的站起身,抓著麦克风毫无形象的大吼,还喷了几滴口水在桌面上,活像正在辩论死刑是否废除的支持方或反对方。

「暗阵!冰阵!炎阵!接著灰阵!埋伏已久的鬼阵终於在李轩选手的诱导下发挥了作用!」

「在血条只剩30的状态下还能如此沉著应对,该说真不愧是老选手呢,看来是想引诱他过去中埋伏呢。」

「美国队的鬼剑士似乎才正式进入荣耀职业圈两年,经验还不是很足啊。」

「还是总归一句薑是老的辣啊!」

「李轩又使出了鬼斩!不意外的配上了斩鬼的技能啊!」

「果然纯阵鬼是没办法打擂台的吧,不得不说李轩心思很縝密啊。」

场外对於两方选手战术涵养用技术是滔滔不绝,可场内的选手又是另一个世界。

萤幕前的李轩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深怕自己又出什麼紕漏,死死盯著萤幕,更应该说是盯著对方的血条,键盘因过快的手速不断喀喀喀的响著,像不断扎进肉裡的尖刺,每一下都让肌肉发颤。

40......30......20......10......

直到画面跳出了荣耀,李轩才大口的吸了口气,脱力的往后仰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让人意外的仅以短短几秒分出了胜负。

美国队的粉丝好不失望,不断在重播的大屏幕前唏嘘,台下的中国队纷纷鬆了口气,劲敌之一终於是能暂时放下了。

在转播视频面前的叶修很明显的鬆了口气,拍了拍一旁的喻文州,后者笑笑的点了点头。

「进入八强了。」

「应该的。」

「等等做个採访就能回酒店了,终於可以抽菸了。」叶修伸了个大懒腰,满脸写著我想抽菸快放我回家。

喻文州没有答腔,他把视线重新对回转播视频,上头正在重播逢山鬼泣用连环阵一波带走敌方鬼剑士的画面。

没有接收到回应,叶修疑惑的回头发现他看著视频不吭声。

「手残也想试试这麼爆手速的时刻?」

「我想这是所有打荣耀的人共同的梦想?」

叶修笑了笑,没有接下这句话,「走了。」

喻文州点著头应了声好。



——因為有些时候,梦想,嘴上空谈。






从赛场回到饭店的路程,车上的几人不是靠著窗睡觉,就是拿著笔记写写画画和一旁的人讨论,李轩坐在车窗边看著一栋又一栋的建筑在眼前飞奔而过,要说情绪毫无起伏真的是骗鬼,对,就是骗自己。

好不容易替中国拿下胜利,李轩却完全没有开心的情绪。

歌德式尖塔不断晃眼而过,初来乍到时的积雪已经消融的看不见踪跡,可他的紧绷和自责感没有因此消失。

自己的失误差点让中国队满盘皆输。

最终,还是在荣耀打滚所练出的直觉救了他。

李轩很清楚,如果不是那个孩子太过躁进,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放出最后的鬼神盛宴,或许是自己的运气很好吧。

又或许,是他在那个当下,看见了吴羽策,总在自己身边挥舞著红莲天舞的那个人,李轩突然发现自己好想他。

想念......

李轩一停下思考才猛然发现,怎麼除了荣耀之外其餘时间脑袋都让吴羽策填满了?

只是因為他的一句之后再说就被影响那麼大吗......

「你在想你的失误吗?」

李轩回过神猛然抬头,发现张新杰正看著自己。

车上的座位是以分到的房间為基础,他和张新杰同房,理所当然的坐在一起,而自家室友的询问,李轩不知道该怎麼回答。

以严谨闻名的牧师某方面来说是最了解场上所有选手的人,要準确预测判断与掌握他们的动向,思考模式以及当下的状况,所以他一眼就能看出你的状态。

自己的样子太明显了。

「嗯。」李轩低下头,看上去有点失落。

「谁不会失误?」

「那时候失误会满盘皆输。」

「可你还是救回来了。」

闻言,李轩抬起头,表情像是无法理解。

「险胜也是胜,叶队似乎这麼说过?」

李轩一下子读懂了张新杰的眼神,忍不住笑意,「你这是安慰还是挖苦。」

「参半?」

「......」这张大大是跟谁学坏了!

「没什麼就别钻牛角尖,下一场加油。」

张新杰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简单几句没什麼的问题却能让人慢慢平稳下来,不愧是韩文清搭档。

说实在话,李轩有点羡慕,希望自己能和张新杰一样在场就能给所有人稳定的力量,不是因為牧师,而是自身的氛围,这大概是每个队长必须做到的事。

李轩觉得自己能再更好,即便做不到叶修那样,他也想让虚空走得更好更稳。

是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男人的语言一向不用太多字词来描述。

李轩伸出拳头,和张新杰碰了拳,「下场加油。」







回到饭店,张新杰说要先去买东西让他先回房,其他人也都零零散散的各自回房,李轩慢慢地走回房间,途中看见一对情侣从身旁走过,嘻嘻笑笑的,手握得很紧,氛围甜蜜的放狗粮。

李轩看著心情复杂,不知道究竟是羡慕还是替他们生气,毕竟男生和男生这样大大方方牵手走在路上,自己是不敢的。

可能吴羽策真的奇蹟似和自己的在一起了,他也不敢。

一方面不敢,一方面也是,他捨不得,為什麼自己的爱人得这样被审视和批判?

可是爱情不就是这样吗?走过风风雨雨,那段感情才更显真实。

呼了口气,看了眼手錶,下午四点,李轩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因為先前高强度的操作而微微颤抖,他咬了咬牙,虽说四强赛在三天后,可自己这样的表现想必暂时没办法上场了。

不知道这能不能当作不拿手机的藉口?

他现在连拿手机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这种基本到不能再基本的条件竟然会让自己发生这样的失误,身為国家队的自己感到不齿,这样的水平都能当国家队,国内的人难道都吃素吗?

想到这,李轩不禁大字型仰躺到床上,双手叠在脸上试图遮掩自己狼狈的表情,可这又能逃避多久?

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看见饭店的电灯,圆环状的,上头的灯泡正散著微微的黄光,柔和了整个房间的氛围,却抹不去他脸上露出的失落。

自从接下虚空队长的那天起,李轩就没有让自己这麼懦弱过,他是队长,他必须扛起所有责任,不管是强是弱,是胜或败,更甚至,在明知道怎麼打都会输的局面下拼尽全力,只為了赢得所谓运动家的风度。

他还记得那时前队长退役前,对他说的话,「我想很多话也不需要我再说了,可我得再说一句,李轩,你要多信任自己些。」

「虚空就交给你了。」

李轩自觉已经做到了前辈的交代,好好地培养著虚空下一代的接班人,虽然可能不会再是虚空双鬼,不会再是鬼剑士的组合,可那又如何呢?在这个时代,虚空双鬼可是李轩和吴羽策创造出来的啊。

让新一代去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就像自己做的,所以是不是也该开始考虑退役了?

毕竟年纪摆在那,想逃都逃不了。

说是这麼说,可还真有点捨不得......

「叩叩。」

规律的敲门声拉回李轩神游四海的思绪,不过放飞自我一会差点连室友的敲门声都没听见。

然后想起来他还没洗澡就躺上床了。

如果在宿舍我还不被阿策打死吗?

......完了又想他了。

李轩自暴自弃的嘆气,无力地起身,「来了。」

还好饭店的床是分开的,不然等到室友进门发现自己的床上多了个尸体还得了?

李轩握上门把之后突然想到一件事。

等等,双人房的房卡是两张,张新杰有带著啊?

打开了门,预期之内,不,也不能这麼说,应该是没想到会那麼早就来找他的人站在门口,笑的轻鬆愜意,「哟。」

「叶队?」

「有空?」

「我还在想什麼时候你会约我喝咖啡。」

「那多没情调,抽菸不是更好?」

「抽菸有害身体健康。」

「调剂身心,放鬆心灵,没啥问题。」

李轩忽然觉得自己的脸皮是真的薄,没毛病,因為他竟然连一句垃圾话都没办法好好说了。

「那啥,你自己都知道的事我就不浪费口水了,可都一个月了还没调整好,没理由啊。」

叶修自顾自走到阳台上,李轩知道躲不过便乖乖跟上去。

「有些事,想不太开。」

「看得出来。」

「......」那你问啥呢?这也是很尷尬。

「我还看出来是感情事呢李轩同志。」

这他妈的更尷尬了,合著是亲戚问你有没有交女朋友的概念?

「我什麼都没说?」

「长辈的话要听,不然等著吃亏啊。」

「是前辈教训的是,那请问有何指教?」

「 如果撇开个人问题不谈,整场打下来的表现,虽然最后被你强势救回,可说实在话——」

叶修掏了掏口袋,拿出打火机,上头的產品贴纸几乎磨的看不见,点起菸,他轻吸了一口,慢慢的吐气,两人的距离瞬间被烟雾填满,看著叶修夹菸的手,李轩的视野有些迷离。

「你的发挥,是正常发挥,但不够出色。」

「甚至该说逊色。」

叶修抬眼对上李轩,眼裡的示意不言而喻。

「让小弟弟这种事就别了吧。」

「今天换作国内的话,当成全明星赛在场上随便呼咙一笑带过就好,可今天,你是代表著全中国职业电竞选手的期望来的,你这样的表现是想表达什麼?你想丢全国人民的脸吗?」

「或者你更想一回国就退役?」

字裡行间虽是一针见血,可透出的担忧和疑虑李轩也照单全收,身為虚空队长的李轩不得不承认,叶修的确是个好领导,好老师。

李轩表情泛著无奈,「别这麼说,我还真想过。」

叶修没有搭话,想必是预料到这个情况了。

「小盖不需要我操太多心,他很稳,所以我的搭档接下我的位置更不用做什麼调度,就是喜欢虚空双鬼的粉丝可能在网游才能看见这画面,失落难过罢了。」

「说得也是,可谁不会离开呢。」

「我们退役,新的孩子继续努力,挺好的。」

叶修弯起嘴角,嘴上叼的菸正徐徐的飘著白烟,李轩突然有个衝动。

「叶队,给我一根吧。」

叶修有些疑惑,可还是先掏出菸盒摇了一根递到李轩面前,在叶修不明所以的视线下勉强开口,「之前有抽,戒掉了。」

「那时候刚被女朋友甩,挺难过的。」

「看不出来你挺耿直的。」叶修笑的很叶修。

「叶队没有喜欢的人吗?」

当李轩抱持著疑惑问出口的时候,他其实有隐约猜到了,可能因為都是那样喜欢著一个人。

叶修扯出一抹笑,眉宇间竟是染上了几分哀伤。

「有喜欢的人要勇敢的追,简单的表白,不需要盛大,不需要华丽,他开心就好。」

「当一切都来不及了,你后悔也没用。」

「所以不管那人是谁,让他知道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见叶修脸上瞬间露出了和自己一样的表情。

知道但无法倾吐為快的哀愁。

和自己一样......吗?

大概就是了吧,李轩不禁苦笑,原来不是只有自己遇到了这种状况。

当友情转换成爱情,李轩觉得自己是无法调适的,他是真的好奇有谁能取得平衡,跟喜欢的人当朋友,什麼的。

人没有办法让自己处於一个绝对的状态,他不像化学反应,透过几个公式和化学分子的构筑就能產生你希望看到的结果,所谓的情感连结是个综合式,一加一等於二,这是某个人的答案,而另外一个呢,天马行空让一加一等於王,直接变成象形文字,更甚至还加上不等式让一加一的每个答案都顺理成章,理所应当。

这就是人类有趣的地方,同是人,却不是同种人。

所以李轩不敢期望吴羽策会回答自己想要的答案,那希望太渺茫了,严重点可能连朋友都当不成。

李轩轻笑,一句「也是。」把对话从这裡掐掉。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下来,倚在阳台吞云吐雾,任由西下的夕阳散在身上,维持著各怀心事的气氛,慢慢把手中的菸抽完。

这一句也是道破了近几年李轩的忧虑,随著年纪增长,反应速度与巔峰时期相比或许相差无几,可正面磨损的时候你几乎一开始拉锯战你就禁不起考验的状况开始下降,甚至直接出错,捫心自问,能行吗?还行吗?

虽然阵鬼靠的是辅助,可当遇上敌方强攻的时候还是需要一些手速硬扛,就像今天。

要是那个鬼神盛宴没有放出来,还没有引诱他到埋伏的位置,结果会是怎样?行李收收逃之夭夭?落败的丧家犬回国的待遇不知道好不好?

再下去李轩不敢想,但也不需要想,因為他赢了,赢就是赢,让输家没有任何理由辩驳。

好险啊好险......

突兀的音乐声划破寧静的空气,吓得李轩一阵哆嗦差点菸都忘了夹紧,他急急忙忙拿出手机看看是谁打的。

来电显示,吴羽策。

李轩什麼都来不及细想便接了起来,一开口就说出金牛座勤持家精神,「欸阿策啊,你怎麼打长途电话,钱啊钱,别这麼豪气。」

「难道不是你该打给我?」对方一个冷笑直接让李轩立正站好,不敢造次。

吴羽策语气不太温和,甚至有些冰冷,可李轩只觉得暖心的笑出来,比赛完的第一时间,第一个接到的来电是吴羽策,不是别人,是他,即使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意,也希望对方能多点关注给自己。

李轩仔细听著吴羽策呼吸的声音,有些急促,活像刚小跑步完的小喘,连背景的风声也一同加入,风声听起来跟自己的周围很像,忍不住笑了出来。

像是处在同个空间什麼的。

指尖被手中的手机传播了温度,一点一滴的开始发热。

「我的锅我的锅,别气别气。」

李轩更寧愿相信那是吴羽策的手温,而不是自己越发明显的升温。

「这不像你,李轩。」

「我......」

「这种行為该是国家队表现出的样子吗?」

「身為代表队的行為模式不需要审慎思考过吗?

「到底是想当做前车之鑑的范本还是未来发展的楷模?」

吴羽策鲜少的竟然在生气,每句话的重音咬字都特别重,李轩只遇过他不太开心的样子,还没槓上这样的吴副队,莫名的有点心慌。

可李轩也只能沉默,因為他想不出什麼好措辞和吴羽策解释,儘管他没有义务,更没有必要。

两人的气氛就这样沉了下来。

李轩有些手足无措,他在试图用自己卡条的脑袋思考想开口说点什麼话缓颊,半句话都还没挤出来,他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那是一声嘆气。

虽然是相隔著南北半球的距离,但李轩透过电话还是听见了吴羽策细微的声音。

「我还以為你戒菸了。」

戒菸......?

「啊?」

「你不是在抽菸?」

李轩夹菸的手顿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想到他并没有开视讯,也没有能让吴羽策知道自己在抽菸的任何管道。

那他為什麼......

「李轩同志,看来你的队友爱很足啊。」

他转过头,叶修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伸手指了指下面,李轩跟著他指的方向往下一看,整个人都傻了。

他很想问一下叶修自己是不是认错人,可是张嘴好几次都像突然变哑吧一样吐不出半句话,好不容易从震惊中稍稍恢復,他才艰难的挤出三个字。

「......吴羽策?」

「嗯。」

楼下的那人仰著头,正对著自己的阳台,背上还有个黑色登山包,像是享受生活的背包客,走遍世界各地寻找新的美好。

可李轩觉得,还需要找寻什麼,这不就是美好了吗?

「你怎麼.....」

「用不著废话,心知肚明。」

说完之后吴羽策掛了电话,径直走进饭店大门,毫不犹豫。

「挺行的嘛。」

李轩还处於震惊的消息中无法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看著叶修抽掉最后一口菸,把菸头按进烟灰缸捻熄,李轩傻愣傻愣的也跟著把菸熄了,对上视线,叶修眼底的情绪不知是哪个形容词能描述的。

一种,跨过心裡那道坎,释然的情绪。

「你们慢慢聊。」

说著走出了房间,留下一点门缝。




等到李轩终於回过神,吴羽策已经倚在门边看著他一会儿了。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可说实话现在的状况不太适合这词啊。

好尷尬啊妈啊超尷尬的啊。

机场那时候还没这麼尷尬的啊!

「你还行吗?」吴羽策冷不防开口,让李轩反应不过来。

「啊?」

「手。」说著说著走进房间,放下背包,坐到李轩旁边。

坐下的那瞬间李轩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活像第一次相亲的稚嫩社会人。

吴羽策没发现似的拉过李轩的手,李轩下意识想往回抽,而吴羽策只是轻轻一扯就断了他的念头,李轩就乾脆自暴自弃的撇过头不看。

自从发现自己喜欢上吴羽策之后,他就极力避免这样的接触,他不想让自己一直处於期待又被硬生生浇一桶冷水的心情,毕竟被喜欢的人触碰,谁不会开心呢?

可是他根本不敢知道吴羽策的答案是什麼,他怕自己只是一厢情愿,尤其是在他说了那句之后再说,神色淡漠得简直逼人发疯。

肌肤传来的温度与触感不断刺激李轩的交感神经,他想抗拒,却又不想阻止吴羽策,这种跟暗恋的人睡在一起可是只能盖棉被纯聊天的心情在拉锯李轩的理智。

吴羽策低著头注意力都放在李轩的手上,就算李轩内心戏上演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他也无缘观看,毫不知情的吴羽策从李轩手腕开始,慢慢由上往下揉开,所以吴羽策不意外地感觉到李轩的手有多抖。

吴羽策忍不住皱起眉,「当自己刚成年能这样搞?」

「不是刚成年遇上对手也得上啊。」

「硬伤然后让自己的选手路越来越短?」

「......我们不能输在这裡,阿策,你知道的。」

李轩在一番挣扎之后还是转过头来面对面沟通。

一转过来,要完,他又把机场那时候的吴羽策对上了。

那时的吴羽策跟著李轩来机场送行,其他队伍要送机的人不少,一时间等候区的位置都是满的,有些喧哗吵闹。

他坐椅子上检查有没有遗漏什麼东西,吴羽策站在一旁不知道在看什麼,可能在思考队长不在怎麼安排后续之类的吧?

李轩扶著行李的手顿了顿,他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放在心裡的事一次问清楚。

他知道现在或许不是时候,可如果不问清楚,这件事可能就会悬著一辈子。

未来他就再也没有理由能逼自己了。

毕竟如果退役,离开了荣耀,而自己无法和吴羽策长时间相处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鼓起勇气面对。

喜欢这词,真的没那麼容易说出口。

而在退役的时候告白什麼的,也太孬了,堂堂虚空队长不干怂事!

李轩咬了牙,不管了,上了再说,一直怂著算什麼!

他毅然决然站起身,把吴羽策吓了一跳。

「有事?」

「阿策,出国前想和说件事——」李轩的语速很快,就像不想让人打断一样,可吴羽策听到出国前就皱起了眉,开口打断。

「等一下,很重要的事?」

「对,所以......」

「不能之后再说?」

可是我想知道你到底怎麼想的啊!

「不能现在吗?」

「好好打,之后再说。」

李轩懵了,整个懵了,吴羽策一向有话直说,他不会这样的。

為什麼?

我......

「该登机了,去吧。」

吴羽策推了推李轩,李轩还想再说些什麼就被队友催促快点,他有些不甘,可是他也只能拉著行李,快步走进检验口,在进门前,他有些迟疑,回头看了吴羽策一眼。

吴羽策伸手挥了挥,看著让人安心。

好吧,只好这样了,李轩坐在座位上感受飞机起飞时这麼想著。

——不是个太好的回忆,脑袋放著回忆录,李轩盯著吴羽策有些出神。

而吴羽策对上李轩的视线发现李轩的焦点逐渐涣散,他面无表情的,捏了李轩的手背。

「我的天阿策你还要不要我这个队长这手值多少钱啊你别!!」

凄惨的哀嚎听著很愉悦,所以他停下了动作,李轩内心泪流满面注视著一举一动表示出情绪的吴羽策。

「在想什麼。」始作俑者还一脸淡然的给了个问句。

「......我出机场前想和你説的事。」李轩觉得胃痛。

闻言,吴羽策手一停,思考了几秒,摆出了称為不可置信的表情,「你不会把''之后再说''四个字悬在心上吧?」

得了,行了,不用活了,无脸见乡亲父老,这个我只是说说的语气要完。

看著李轩一脸有苦说不出的脸,吴羽策终於是恍然大悟自己的意思可能没有传达给李轩知道。

「李轩,你的智商留在国内是吗?」

「......并没有。」

「不觉得好好比完赛再谈重要的事比较妥当?」

「当下不觉得,现在也不觉得。」

「急什麼?没这麼急啊,回国这麼多时间能说。」

「真的很急!我——」

「不就是想说感情事吗?」

话一出口,李轩瞪直双眼看著吴羽策,把自己活生生弄成凸眼鱼,反衬李轩的慌张,吴羽策还面不改色地替李轩继续做手操。

「阿策......?」

「真傻假傻?一个人对你有意思都没发现的话岂不是太耿直了。」

李轩觉得自己要死。

「所以......」

「所以我喜欢你,有问题吗?」

吴羽策做完了手操停下动作,可是手没有离开,还对著李轩挑了挑眉。

「还是需要点别的?」

幸福来的措手不及,李轩觉得自己了无遗憾可以升天了。

那我到底纠结什麼呢?為什麼纠结呢?為什麼这麼傻呢?

可能智商真的留在国内?

「比如说呢?」李轩笑的心怀不轨。

吴羽策轻笑,拉著李轩的手,直起身子,稳稳的把唇印在李轩嘴上。

李轩真的差点要飆出男人的眼泪了。

他等这一刻已经三年了,三年,对情侣来说一天不见都是煎熬,何况无法坦白的三年?

李轩按著吴羽策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细细的吻过每一个唇缘,都亲过一轮可他实在捨不得退开。

耳鬢廝磨的曖昧氛围,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打破。

过了一会,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两人笑了起来。

一开始只有窃笑,渐渐的放开也就成了张嘴大笑,没什麼气质,不太好看,可能不只是留在国内,是恋爱太久连智商都没了吧?

不过,那有什麼关係呢?

喜欢的人能陪在身边,不就是幸福了吗?

至於捧著冠军凯旋归国,爱人都来替自己打气了还有什麼做不到的事?

那我们就别提后面团队赛只上两次的事了,不重要。








这是第三年了,依旧爱你

 
评论(1)
热度(51)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