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鬼虐狗的07H】How much you wanna risk?

好的在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下我還是趕完了。

我自己都看不懂我在寫什麼(悲痛

大概就是個想一起又害怕失去的心情(???


短小精悍(並沒有

來吧!!!!





他和你一起坐在床铺上,空调运作的声音在静謐的空间相当明显。

你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著手掌上的纹路,从手腕开始往上发散延伸,爬满你想握住他的手掌心。

他也没有说话,而因為你看不见他在做什麼,无声无息,无从猜测。

想说点什麼打破这阵寂静,好几次张了嘴,还是什麼都没说的闭上。 

或者又说,你不敢开口。

你总是说自己无所畏惧,这种时刻却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在自己的世界不断遐想,然后当个谁都不知道的胆小鬼。

明明不是希望这样的。

你想和平常一样的开口,和他聊著平日习以為常的谈话。

明明......

「李轩。」

即便他已经开了口。

你还是愣著不知道该说什麼。

他抬起手,在你的注视下,像是在抚摸柔软的羽毛般,轻触著你的脸颊。

大拇指摩挲著皮肤的触感,他看著自己的动作,眼神越来越柔和。

你不知道你能说什麼,做什麼。

你就只是迎上他的视线,认真的看著他浅褐色的瞳孔。

他也看著你,你看见他眼裡正在摇晃的微光。

他突然倾身抱住了你。

你几乎要以為是你做错了事情在求他原谅。

「不要用那种表情看我。」

什麼表情?

你给不出回应,因為你压根没想过你的表情是什麼样子。

「你看起来快哭出来了。」

墙上的时鐘滴滴答答的走著,每走一下,你的呼吸就顿了一下。

像是石火枪的那喀的一声,重复敲在你心上。

两人间的空气沉默著,渐渐的,你好像能开始数出他的心跳数。

两人呼吸著彼此的时间与距离,捨不得却又得捨得。

「阿策。」

「我在。」

「你,不怕吗?」

你稍稍的往后退开,认真的对上他的眼神。

他没什麼表情,只是他的双眼中的炯炯有神提醒著自己,你可以的,要相信自己。

「与其说害怕,紧张不安更贴切点。你怕?」

「有点。」

你颓丧的垮下肩膀,不争气地承认自己的情绪反应有点失败。

你想撑起这片因為阴霾重重而低落的世界,想当个他需要的英雄。

可你却忘了,他要的是你,最真实的你,不是因為需要或想要,而是在那个当下,最真实的你。

「你什麼时候这麼懦弱了?」

「因為你,我输不起。」

你握紧了他的手,指尖有些凉。

两人的视野像是浩瀚无际的星空,被一点一点的小行星串连起来,变成了一团灿烂繽纷的星河。

「输了也没关係,我还是会在。」

「那我们能在一起了吗?」

你有些羞涩,摸著鼻子表现的很靦腆。

他没有说话,在你的目光下闭上双眼。

你有些僵硬,深吸几口气后轻柔的吻上了他,他也轻轻地回应你,从嘴角慢慢的染上你的味道,让他為之疯狂。

窗外的微风捲动著棉花,柔柔弱弱的在草地怀中睡著了,树叶肆意的摇晃,唤醒树荫下的小动物。

年少何人不曾轻狂?翩翩起舞,只為他张狂。


「我們早就在一起了。」


 
评论(1)
热度(22)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