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H/双鬼】怕是怕,这幸福没来由



好的我來接棒啦啦啦啦各位!!

我是24H企劃的06H,接下來還是辛苦各位啦owo

在這邊先感謝企劃君 @人鬼情未了 真是辛苦啦!

在這美好的一天裡,讓我們用文章淡淡的慶生吧

才不會說這是翻糧好時機。

快吃我久違的更新!!!




來吧!




——说好的,要拿着这只账号闯进联盟,成为职业电竞选手。

——但那个人却离开了。




一阵绞痛逼得他睁开眼,一如往常的天花板惨白的毫无趣味,还有些摇摇欲坠的壁纸晃呀晃的,半梦半醒间看向时钟,时针指向凌晨三点。

额角被疼痛逼的直冒冷汗,十月的天气不算太冷,还在适温范围,他却只觉得浑身发冷。

知道该去吃颗药让自己缓缓,他慢慢坐起身,感觉每动一下都是折腾自己的酷刑,扛着疼痛走到桌边倒了杯温水,伴随着胃药一同吞进腹中,不知不觉竟然连胃痛都成了生理习惯,似乎不是什么好事,至少对于自己的身体有着相当程度的伤害。

他转个身走进浴室,扭开水龙头,自来水不断沿着排水孔流淌而下,他掬起水在脸上拍打,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但他很清楚,这不过在找一个借口希望自己是真的不醒人事。

双手撑在洗手台,看着脸上的水珠滴滴答答的坠落,那些像是眼泪的水。

他不能哭,也不允许自己掉下任何一滴眼泪,一条自己咬牙选择的道路,头破血流也要走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一阵一阵的胃痛不断提醒自己,真的不放手吗?真的不尝试别的吗?

简直能称之为废寝忘食的日夜练习,不喊累,不喊苦,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练着鬼剑士自成一套的打法。

他固执,执迷不悟,在众人眼里可以说是愚蠢,平白无故断送了自己的前途。

为什么一定要鬼剑士?

荣耀随便抓个职业出来都胜过他握在手里的鬼剑士,在加入了李轩当家的虚空,鬼剑士实在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每次看见神鬼盛宴大肆开杀,在血花纷飞的刀光剑影下,他总能看见银白色的长发随着动作飘舞在身后,血红的身影在声光效果中肆意横行,手中蓄积已久的鬼阵在这时一次爆发,一个个笼罩在模糊的空间不断夺走称之为生命的血条。

敌人倒下,他成为了站在战场上的胜者,却没有胜利的喜悦。

是赢了现在,但赢得了未来吗?

未来的路放眼所及都是一片泥泞,就算勇敢的踏进泥淖,猛然发现深陷在其中的自己早已淹没的窒息。

不喊累,就真的不累吗?不喊苦,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苦涩吗?

怎么可能?

他的行为模式的确能称之为剽悍,纯爷们,但再怎么勇猛如虎的人都有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是的,有好几次他是真的想放弃,却在平静下来之后继续迈开步伐往前走。

一个人能一直持续下去的动力是什么?

即是信念,或称之为信仰。

在你以为山穷水尽,距离万丈深渊只剩一呎的悬崖边,未知将你逼上绝路,你无力反抗,只能不断后退,退的无路可退,可它还是不断的逼近,你求饶,你哭喊,它都恍若未闻。

而万丈深渊的可怕之处,是因为未知,你根本不知道跳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或许粉身碎骨,或许再也不是自己的样子,自我扼杀的思考模板在这时发挥了最大作用。

那是一件很可怕很可怕的事,浓厚的恐惧感笼罩了你,你茫然无措,连顽固抵抗都成无力的以卵击石。

你转头看向悬崖峭壁,呼呼作响的风声着实吓人,你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为眼不见为净,却没想到只是让周围的恐惧更加放大。

在濒临崩溃极限的边缘,你的脑中会突然浮现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思维,这是从未有过的,而当你亲身体验,亲自走过,你才能真实的体会到什么是蜕变的欣喜若狂。

所以当人熬尽困顿走过黑暗,迎接自己的是什么?

不就是光亮吗?

是啊,黑暗的天空终究会升起阳光,照亮世界的鱼肚白。

顺应而生,随遇而安。

这么简单的事怎么会苦恼这么久呢?

他转身面向悬崖,头发被风吹的凌乱
,衣服啪嗒啪嗒的拍打。

深不可及的黑暗正横亘在眼前,明明是一片混乱的情况,你却笑了,彷佛看见了那个微小的光芒。

鬼刻在此时就是吴羽策的信仰。

于是他纵身一跃,来到了第八赛季,他和李轩,拿下了最佳搭档。

许多人都认为双鬼是因为没了叶修和苏沐橙的光芒才抢下了这个机会。

但那又如何?对于吴羽策来说,这就够了。

自己的坚持不懈,努力奋斗终于被人认同,被人肯定,自己那样的固执己见也能创造这样的奇迹,这比什么都还能振奋人心。

只是,获得了认同,却未必能得到理解。

当初拿着鬼刻进了虚空,前辈的冷言冷语攻击从来没有少过。

不可否认,有些真的很伤人。

那时正操作着鬼刻在练习新研究的打法,耳机一声噢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鬼刻小姐吗拉回吴羽策的视线,他看向声音来源,是几个不认识的账号,但声音有点耳熟。

吴羽策皱起眉,感觉不太好,来者不善。

他们慢慢走近,嘴上的话跟动作一样没有停过。

「果然名不虚传,真的是美人胚子。」

「怎么样小妹妹,要不要和哥哥去打副本啊?」

「你说什么呢,你要他还不要啊醒醒吧你。」

讥诮的笑声连连,听得人心累。

吴羽策叹了口气,又是口水太多来消遣自己的。

随它去吧。

操作鬼刻让她走远,想去个比较安静的地方继续练习,在还没用虚空的名义露面过之前,低调为先。

那人说的话却让鬼刻停下脚步。

「真不知道虚空的老板是怎么想的,该不会真的是个美人胚子才能留下来的吧?美人胚子还用女角,正不是刚刚好吗?还有个噱头。」

「哟虚空第一脸啊你好你好!」

「该不会还靠后门吧?」

「你是在说哪种啊你这猥琐的!」

简简单单却字字扎心。

吴羽策并不是没有体会过,可每当经历一次,就是再次的重击,原来自己多年的努力能靠着只字词组被消磨殆尽。

但吴羽策没有开口,没有为自己做任何解释与平反,他就让鬼刻慢慢的走远。

为什么?

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是啊为什么?

因为没有必要。

解释如何?平反又如何?即便他人说的并不是事实那又如何?

花时间说服他人倒不如用行动证明自己的能力,说而言不如起而行。

这就是吴羽策一贯的作风,虽是坚持的令人费解,但这样的信念,让他走到了现在。

只是自己的理念并不是人人都乐意接受与理解,就像自己并不希望发生冲突,那几个角色却毫不犹豫发动攻击,直攻要害,招招致命。

鬼刻是斩鬼,理应来说,吴羽策却让她阵斩双修,在每一场战役后疯狂洗点,就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结果。

吴羽策不想伤了和气,却也不是有委屈就被压制住的人,于是他开始反击。

手起鬼斩,刀落让敌方失了血量,对方浩浩荡荡的七人骂骂咧咧对鬼刻采取了包围战术。

战斗法师,术士,驱魔师,魔道学者,拳法家,剑士,还有个远观的治疗。

鬼刻架下战斗法师的战矛,随之而来是剑士的锐利剑锋、一个转身挥开了剑士,拳法家的拳头便落在胸口上、斩去了拳法家三成的血量,换来魔道学者的熔岩烧瓶,接连不断,以一敌七,终究是扛不下来,即便是铁铮铮的吴羽策也只能看着鬼刻的血条不断往下掉,掉到了红血也无力回天。

面对血量只剩11的鬼刻,吴羽策没有多想,依旧是执拗地不断挥舞手中的太刀,但下一秒他愣住了,连手中的操作都放开了。

眼前的人被一刀抹了脖子,游戏的特效在这时候特别的真实,那些喷溅而出的鲜血。

「羡慕他美也别这么露骨啊啧啧,你知道旁边有一间整形医院吗?有问题就得好好地请教医生啊。」

带点讥讽语调,平铺直述的指出事实一直都是他最会做的事。

角色上的名字是鬼灯萤火。

随之而来铺天盖地的神鬼盛宴看在吴羽策眼里多么熟悉。

黑色的气流纵横交错,时不时夹带的红光剑气毫不留情的从他们的身体贯穿而过,气流拟出地上匍匐的鬼族啃噬着颓然倒地的败者,鬼刻趁着这时举起太刀送了几人踏至黄泉。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踏入阵法的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回头看向来人,心里有几丝说不出的滋味。

因为能免除伤害的只有同队的队友。

远方的鬼剑士停在攻击之后的状态,太刀上淡蓝色的光芒在招式使出后慢慢的退去。

「几位前辈,和后辈培养感情的方式都是这样的吗?」

淡然平静的语调透过网络语音传了出来,吴羽策突然觉得自己的耳机高级的连语中带剑都听得到,简直不能再好。

两人的出现瞬间扳回局势,那几人见苗头不对大势已去便拔腿狂奔,连自家队友被爆出来的装备都不管,连跑带爬的跑路去了。

吴羽策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是没有被人在野外打死爆装备,但现在这可是隶属于战队财产,已经和自身利益无关了,也庆幸自己撑了下来,才等来这样的转机。

他也没想到会有人来救援。

所以他其实是有点慌的,没来由,就是心慌。

而心慌第一件事该做什么?

除了掩饰外别无选择。

「吃饱没事撑着啊,李先生。」

「第一句话居然不是谢谢,真是看错你了吴女士。」

吴羽策也不知道是在指哪个李先生,李迅便自告奋勇接过话头,语气中充满痛心疾首的搥胸顿足感。

吴羽策的嘴角忍不住一抽,李轩也不争气的在下一句喷笑出来。

「你很想当李女士是吧?」

「那什么话,我可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哼!」

「李迅你换的什么画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刚刚那不是我,是同姓的轩先生顶替了我。」

「滚,就你会贫。」

「你看看你看看,说了同姓一家亲,这转头翻书就变脸了,还有没有队友爱??」

吴羽策听着一来一往的攻防战,内心还处于百感交集的状态,他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这两个人,一个是同期出道的同伴,一个是亦敌亦友的未知数,说句大实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触摸这条微妙的界线。

「不过吴羽策,怎么不喊我们来救援啊?好歹同队的不是?」

当自己还沈浸在思考的时候李轩的话锋猛然一转指向了自己,而这种状况下已经有了预设答案,回答起来当然畅行无阻。

「自己被找麻烦自己解决就好,没什么。」

明明在斗殴的时候双方把越多人叫上就会感觉自己越有面子,打起来也更狠更猥琐,可偏偏吴羽策反其道而行,硬生生把逞强变成顽强。

毫不意外的李轩这口气被堵的猝防不及,这吴羽策嘛,什么没有,就坚持的原则怎么都改不了这点可怕,不需要太熟的人也能知道。

但真的熟起来你却很喜欢他这一点。

李轩叹了口气,「算了说不过你,但......」

「同队的不一起练习吗偷偷自己来练有啥意思这样一点火花都摩不出来啊吴大大。」

李迅毫不留情打断来自李妈妈口中的碎念,这种时候他才惊觉原来自家队友情调指数低到负分。

坐在李迅旁边的李轩毫不犹豫给了他满分的白眼,意思是我还交过女朋友呢到底谁没情调。

李迅不甘示弱予以回击,说什么女友对付男人和调戏女人不是同一种守备范围好吗!!

李轩淡淡撇了一眼,反正你也只剩对付男人这个选项了,我就不欺负你了。

李迅受了一万点爆击趴在计算机桌前痛哭流涕。

对于屏幕对面突然安静下来却一直传出奇怪声音的两人,吴羽策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他皱了眉,倒不是怕他们说自己坏话,就怕是有事情被自己耽搁了。

「有事情要忙吗?」

两人处于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思想世界,吴羽策这一说刚好把两人的神拉回来。

「没没没,我刚在和你轩哥哥进行辩论赛。」

「喔。」吴羽策。

「⋯⋯」李迅。

「⋯⋯」李轩。

「你不好奇我们说了什么吗!!!」

「不是很想知道。」

「很好,国家就是需要你这种栋梁!加油啊小吴!」

「⋯⋯」吴羽策。

「⋯⋯」李轩。

也不知道是说好还是怎么,逢山鬼泣和鬼刻竟然同时间转头就跑,留一个鬼灯萤火大眼瞪小眼。

等到两人都跑的有段距离了李迅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丢包。

「好啊两个臭娘们打完就跑是吧!」



抛下鬼灯萤火两人跑远之后,李轩率先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欸吴羽策。」

「怎么了?」

「如果想打配合就说一声吧,没什么不能说的。」

「我们可是队友啊。」

隔着屏幕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可吴羽策有种看见李轩无奈却平淡表情的错觉。

大概就是这时候吧,跟他们真的开始熟起来。

他不是很会说话,很多时候他跟周泽楷一样,一贯的嗯啊喔打发一切,一方面是懒的应付,一方面是觉得真没有熟到需要自己开口说这么多话,麻烦。

可静下心面对虚空的伙伴,他突然觉得,自己错了。

从这之后,逐渐熟稔于心的习惯和默契不言而喻,连打个键盘的喀喀声都学得惟妙惟肖,更不用提睡觉的姿势。

在自己义无反顾向前奔跑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的同时,在身后的队友替自己挡下了攻击,他一向是一人杀遍全场的模式,但不知何时,他已经习惯使完鬼阵的时候后方会有人帮他补上一击,他才猛然发现,自己似乎不再是以前形影单只的一人。

以前也是有个人陪着的,只是那个人不会在自己身边了。



「欸你看,副队一脸忧伤明媚的抬头望天四十五度角,让我猜猜,肯定是恋爱了。」

「我怎么看都只是在思考事情而已.......」

「人在平时哪来这样的事让你苦思冥想啊!哎你倒底懂不懂!」

正当李迅杨昊轩交头接耳以为自己的声音小到没人听得见,想开始高谈论阔的时候,后方就传来地狱的呼喊。

「轩轩和迅迅你们两个倒是很闲啊,说好的复盘资料整理好了吗?」

「没有没有还没弄好我们在讨论而已!队长不用担心!」

「是啊是啊不只准时还提早交件!」

「那下次也交给你们了啊。」

队长的笑容真是和蔼可亲要是训练和模拟训练的时候这么温柔就好了,两人不禁泪流满面。

李轩手中拿着几罐饮料,随手塞了几瓶到杨昊轩手上示意他们拿了东西就滚,两人只好步履蹒跚的走出训练室,留下一室安静。

李轩静静看着吴羽策,平时严肃的侧脸在这时显得有些憔悴,李轩走到人旁边拿起一罐饮料就往别人脸颊上贴,他实在没办法看着吴羽策一直这副表情。

「难得看你发呆啊,什么人生大事啊?」

贴在脸颊旁的热饮让吴羽策回了神,他抬头说了声谢谢便接过饮料握在手中,上头的温度顿时让手掌暖和了起来。

吴羽策知道李轩有刻意把温度弄在不烫手的温度,他就是个这么好的人。

「没什么,刚好想到以前的事。」

「不是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吗?」

「是泛指常像老人把当年事迹说出来炫耀的人,我应该不在这个范围。」

「有种我好像躺枪的错觉。」

吴羽策笑了下,没有回应。

「不过说到当年勇,之前才和李迅说过女朋友的事而已。」李轩拉了张椅子坐在吴羽策旁边,状似沈思的撑着下巴。 

「怎么?怀念?」

「倒不是,只是觉得自己当时真不应该。」

「原来要改名叫负心鬼泣了?」

「呸呸呸什么话,我还是对她很好的好吗!」

「嗯。」

「......就是觉得不适合所以我先提分手。」

「嗯。」

「分手之后也还是朋友呗。」

「喔。」

「不过现在没有联络了。」

「嗯。」

「你就非得这时候周泽楷上身???」

「没有啊。」

「你身为副队的判断力呢??」

「你训练的。」

「......等一下等一下这锅我不背。」

「自己造孽自己不担?」

「好好好你等等我刚刚问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啊!」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张账号卡的由来而已。」吴羽策拿起账号卡晃了晃,脸上没什么起伏。

「原来是吴氏建国史啊,怎么样,说来听听?」

吴羽策转过视线,李轩调整了姿势坐好一副我是好听众的样子让吴羽策不禁笑了出来。

吴羽策说话一直都平平稳稳的,李轩却在这时候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也宁愿自己听错了。

「我以前交过一个女友。」

「我和她说我想当职业选手,她毫不犹豫地答应和支持,在选职业的时候她选了鬼剑士,说这个模样很漂亮她很喜欢。」

「那名字也是她取的吗?」李轩不禁开始怀疑现在的女孩子是不是都是男儿身,怎么一个比一个还有杀气。

「嗯,说什么鬼也能在时间留下刻痕,所以我也成功之类的。」

吴羽策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蒸腾的热气争先恐后的从开口一阵阵冒出来,啜了一口把胃暖了起来。

「看不出来你也会有这种类型的女友啊。」李轩似笑非笑答着看法。

吴羽策手指轻敲着杯缘,沈思一会开口,「当初我很意外,那女孩竟然会喜欢我,我也没有多想,那年高二吧,她就冒失地冲到我面前问我能不能在一起,她那时候还是个头发齐肩的女孩,不特别出众,放在人群看不见,我却注意她很久,所以我当下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她又惊讶又开心,搂着我的手一直跳,然后就开始交往,中间就像普通情侣,吃吃饭牵牵手⋯⋯」

吴羽策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语言,李轩也没有催促,他知道说话本来就不是吴羽策擅长的事。

应该说,吴羽策什么都擅长,就是说话和谈恋爱一窍不通,长相入得了厅堂手艺进得了厨房,几乎无可挑剔。

至于上的了大床,咳,李轩,stop,这不是你该想的事。

「不过我进了青训营之后,她开始变了,说话,态度都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周围很多男生都在劝我快点分手。」

「到了要毕业前两周,我突然和她失联,电话不接学校没去家里也没人在,问了老师才知道,原来他们移民去了美国。」

「她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消失了,只留下这张给我。」吴羽策晃了晃手中的账号卡,嘴边的笑有点自嘲。

「前年意外看见她的微博,不是原本那只,而是另一只新的,最新动态放了一张她和外国男人的合照......」

吴羽策拿出手机快速的滑了几下便递给李轩,也不知道是不想看还是觉得让李轩眼见为凭的好。

李轩接过手机定眼看了一遍照片和文字,差点没吐血,上面的文字是不知道伤了多少男人的心啊,可惜啦你们都失恋啦,然后照片是女生和男生舌吻的画面。

卧槽这时间还是最近!!

「对她来说,我大概只是一段值得炫耀的陪伴而已。」

李轩按掉手机屏幕望向吴羽策,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校草。」

「那时候我们说好了,要拿着这只账号闯进联盟,约好的事不管怎样都得做到,所以我踏进联盟,但她不在了,连一句分手都没有。」

手中的热饮还在冒着蒸气,一股股蒸发的反应晃的吴羽策视线有点模糊。

——也只是一段过往而已,放在心里就好了,没什么的。

人都很奇怪,越是强迫自己不想,脑海的声音就偏偏和你对着干,说着是呀是呀你就是这样啊。

李轩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打断了吴羽策的思考。

「没关系。」

对上吴羽策不解的神情,他又重复了一次,「没关系。」

「不管以前发生什么事,都过去了,一切都过了。」

「不知道吴先生有没有考虑一下别的选项?」

李轩诚恳的让吴羽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别的?」

「我啊。」

「干嘛?」

「打荣耀,吃饭,睡觉,不都我陪吗?」

「不就室友?」

「那是依赖,阿策。」

「我们是搭档,是伙伴,不觉得什么都自己撑太见外了吗?以为你自己真是鬼刻啊?」

李轩站起身走到吴羽策面前,表情很是认真。

「就像团队战,一个管一个,把自己能做到的事尽你所能好好发挥,做到了,那就做到更好,不是吗?」

「但做到更好一个人是不可能的,所以学着依靠别人不是什么坏事吧?更何况那个别人还是我。」

「我不是个好相处的人,李轩。」吴羽策截断了李轩的话,他知道李轩的话一出口就回不了头了。

虽然他也是这么希望。

「我知道,不能再了解。」李轩的眼神坚定地让吴羽策放下了心,肯定的下了定论。

「所以你喜欢我?」

「我想答案只剩yes了。」

「我想也是。」吴羽策扬起了笑容。

「那考虑的怎么样?我还行吧?」

李轩俯下身笑嘻嘻的开口调戏刚毅木讷的吴羽策,可事实证明,人生永远都是变化。

吴羽策一把扯住李轩的衣领拉到自己面前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李轩的脑袋空白了三秒。

「不主动点你追得到人吗?」吴羽策凉凉的语气传进李轩耳里,还没退开而散发出的热度让李轩顿时意识到吴羽策的态度是自己希望的反应。

对方都这么捧场了,李轩也不辜负的一时兴起的念头,笑的不怀好意,「那你知道我是个干大事的男人吧?」

吴羽策挑起眉,「大事?」

「你就是我的大事。」

吴羽策微微一怔,意识到自己被人调戏之后他倾身凑到李轩耳边,加重呼吸的力道。

「既然是你的『大事』的话,我想应该没问题?」

李轩看不见吴羽策的表情,但就算不看也能感觉到字里行间透出十足浓厚的挑衅。

是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这。

李轩好是无奈,「答应了?」

「嗯。」

「这真是我追的最辛苦的一次。」

「嗯。」吴羽策淡淡的应了一声,嘴角的弧度却违反地心引力不断往上。

这是李轩从进门到现在,看着最开心的笑容。

像是这几年的阴霾一扫而空,终于重见天日的一般,吴羽策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

他知道李轩不会离开,不会像那个人一样什么都不说转头就走。

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队长,副队在吗......」

李迅悄声推开门,后头跟着盖才捷,想说来请教一下这个打法不知道行不行,才刚探进房内李迅就摀住盖才捷的眼睛开始大吼。

「不行不行这儿童不宜啊!你们这是在干嘛没大人了还有小孩啊!!」

「小盖?怎么了?」被摀着眼睛的盖才捷凭着声音判断出这是副队的声音。

「李迅你怎么又跑来了?」这是队长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

「好好好等等再说小盖大人做正事我们别打扰!」

「喔好。」

于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半拖半拉的带出门外,甩上了门,李迅终于放下了遮住眼睛的手,叹了口气。


「这生活真是越来越难过了。」

「?」盖才捷满脸问号。

「小盖啊!」李迅突然沉重的抓住自己的肩膀一脸严肃,搞得有种自己要被卖掉的错觉。

「是......?」

「千万记得以后不管怎么样记得别在公共场合!!!」

「???」


虚空战队的未来还很远呢。







謝謝大家!!!!!

親愛的愛妳呀(親


 
评论(3)
热度(30)
© 黑水鳴金|Powered by LOFTER